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Halbarry】一段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恋爱(七夕贺文)

大半夜看饿了…谁来给我一个甜甜圈!附赠绿红两只的那种【

黑咩咩Blacksheep:

阅读提示


·一个甜蜜的AU,甜甜圈师傅哈尔x巡警巴里


·脑洞来自于一个月前路过一家餐馆看到的招牌,上面写着【用美食拯救世界】,忽然觉得超级英雄和厨师也没有什么区别……是的我是个纯然的吃货


·码字的时候loop的是火星哥的《just the way you are》和《marry you》,所以整个人都变得砂糖得不正常


·感谢绿红群的小伙伴帮我完善脑洞


·七夕节快乐!!我居然赶上了不容易!!!!


 


==================================


 


面粉要选高筋的,它们会更香一些,口感也更加弹滑。


黄油当然必不可少,它可是万能的王者。


绝对不能像那些粗制烂糙的连锁店那样用复合奶粉——必须是鲜牛奶,当天运送的,刚刚消过毒,握在手里的时候是热气腾腾的。


糖浆得是从巴西进口的那种,印度货可不行,它们不够纯,在做任何调和剂的时候只会坏了口味。


巧克力绝对,绝对,不能用代可可脂,尽管只是薄薄的一层,嘿,它们可是影响口感的关键。


坚果屑?哦,毋庸置疑,它们是手工碾碎的,用细小的擀面杖一点点研磨出香味来。


淡奶油是到制作完全才会加上的,尽管只是为了锦上添花,但也必须是安佳,口感绝对令人唇齿难忘。


最后也是最重要的一步!不要忘了,在发面的时候悄悄把戒指塞进去。


 


当哈尔做完最后一步的时候已经是早晨七点四十了,理论上来说巴里应该在十分钟之前巡逻到他的街区,但鉴于他的一贯表现,叫他说,他大概还得等上十五分钟左右。


但是这一切,哇哦,他忍不住低头去摆弄一下放在草编篮子里的那几个甜甜圈(凯尔强迫他进货的,“你对包装的品味简直低劣得吓人。”他作为这家甜甜圈店的股东之一在试营业时来参观,然后做出了这样可怕的评价),简直激动人心。哈尔决定把这十五分钟当做一场甜蜜的煎熬:那是肯定的,拜托,他要和巴里求婚,没有什么比这更值得等待的了。而且这一切真是无比简单,虽然距离他们正式成为情侣指过去了四十二天,但他们已经认识彼此……三年零六个月了!


 


哈尔非常确信,他也非常自信地要求婚,他知道巴里·艾伦是那个他想要牵手共度一生的人,尽管这是一场完完全全地,建立在物质之上的恋爱。


 


大概在三年零六个月前的某一天,那时春天刚刚降临,哈尔的新工作终于有了着落——他和几个朋友合资开了一家甜甜圈店。盖在出钱的时候曾经狠狠嘲笑过他,“你要干我奶奶干的活了?我是不是还要送你一副假牙?”


哈尔差点揍他,并且再次郑重提醒了他自己除了炸甜甜圈真的什么都不会。


“放心,我们吃过你的甜甜圈,”约翰欣慰地拍了拍他的肩,“我觉得你能回本……大概。你现在要做的只是让凯尔帮你画个甜蜜的招牌。”


“嘿,那我得算进投资里去。”


凯尔指了指那块空空荡荡的招牌,然后他狡黠地笑了起来。


哈尔还能说什么呢,朋友就是朋友。


 


幸好之后的一切都变得格外顺利起来。也许是这么多年没光顾他了,幸运女神忽然决定给哈尔来个舌吻,他的甜甜圈店距离警局只有两个街区,而他的巧克力甜甜圈简直称得上醉人。


于是,甜甜圈店主哈尔·乔丹在某个动人的早晨,与年轻巡警巴里·艾伦来了一生一场注定的邂逅。


 


甜甜圈店主和巡警成为朋友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了,他这儿简直是警局的后厨,几乎所有巡警都跑来捎带上几个甜甜圈犒劳自己。但巴里和他尤其投缘,因为在巴里看来,哈尔能够完完全全地把他的肚子填饱。


 


当然,巴里并不是什么大腹便便的甜甜圈警官。相反,他是个纯然好人,和浪子回头的自己不同,巴里是那种足以让总统给他发个什么勋章的美国甜心——而当你这样夸赞他的时候,他则会羞赧得连耳朵根都红了,这真是可爱——不知道是不是出于这一点,总之哈尔和他迅速地成了朋友,然后是那种可以一起去酒吧一起玩球一起打游戏的密友……最后就是,啊,让我们省略掉一些精彩的部分,毕竟那会伤害广大单身狗们——总之,你们都知道结局了,他们恋爱了。


其实恋爱和之前并没有什么区别,他们仍旧会一起去酒吧一起去露天广场玩球一起打游戏,就好像他们之前已经在恋爱了一样。只不过有时候他们会在对方家里留宿,然后躺在同一张床上等待对方对自己说早安。


简直完美。


 


所以今天哈尔决定求婚,他觉得鉴于他和巴里已经谈了那么久的预备恋爱,那么现在加快一点步伐也没有什么问题。


他会照例把他留给巴里的特供甜甜圈放在柜台的左手边,一个小小的沙漏边上,巴里会吃到他的求婚戒指,然后他就能说出一长串早就背好的求婚誓词了。巴里大概会惊讶,但他会马上微笑起来,他的耳朵会可爱得发红,他一定会点头答应。


因为今天,就应该是,这么完美。


 


 


 


但这一切显然没有哈尔·乔丹想的那么完美。


当巴里推门走进哈尔的甜甜圈店的时候他的身边站着大卫·辛格。从第一次见到他,哈尔就从他肃穆的脸上就看出了(那压根不存在的)邪恶和低俗,这个年长的警察似乎正在声讨着巴里的某些不是,金发的警察跟在后面欲言又止。然后他们站在了柜台的左手边。


 


不,别在这个时候,哈尔在心里默念,现在可一点都不完美。


 


然后这个脸色奇差的老练警察越过了巴里,从篮子里掏出了一个巧克力甜甜圈,上面洒满了巴旦木的那种,不想其他的,其他的上面只有些花生碎。


哈尔绝望地捂住了眼睛。


 


十分钟之后,大卫·辛格怒气冲冲地夺门而出,伴随着“厨房卫生差劲到极点!你甚至不会在干活的时候戴上手套!”的指控,他声称要撤掉哈尔的卫生执照,而哈尔已经快要冲出柜台和他扭打成一团了——该死!那才不是什么“可疑的混杂物”!那是他给巴里准备的结婚戒指!为此他攒了两个月的钱!


 


“……可你不戴戒指。”


巴里迷惑地往他的咖啡里放了第三十四块糖——重度甜食症患者,哈尔对他早就了如指掌。


“那……那不是我的戒指,不,”甜甜圈店主有点沮丧地语无伦次,“不,我不是说那不是我买的戒指,那个戒指……那是给你的。”


巡警明显地呆愣了一下,“那……我该受宠若惊吗?”


“他不能就这么拿走!”哈尔义愤填膺地往嘴里塞了一个甜甜圈,“那又不是什么谋杀案证物!?对吧!”


巴里趴在柜台上忍不住地笑起来,“他会还回来的……他只是有点生气……”


“他有什么资格生气?”哈尔怒气冲冲地盯着辛格走出去的大门,仿佛那被什么恶心的东西污染了一样,“……我才是应该生气的那个!”


而他的小巡警还在笑个不停,他已经吃光了篮子里的所有甜甜圈,他的嘴角占着巧克力酱,他像是一枚春天才会有的太阳那样闪闪发光,温暖又不会太刺眼。这让哈尔再难继续发怒下去,甜甜圈店主终于忍不住长叹了一口气,“巴里,那不是普通的戒指。”


他沉默了一会儿,把右手边的那个篮子(里面装着一堆迷你甜甜圈,他的新品试吃,但是,管它呢,哈尔想,他的心情糟透了,他今天不想开店了)推到了巴里面前,“……那是,我准备给你的求婚戒指!”


 


巴里在往自己嘴里塞不知道第多少个甜甜圈的时候霍然停住了。他的脸忽然涨得通红,这次已经不止是耳郭了,他连脖根都开始发红——要不是哈尔知道他就是这么样的个性,他会以为他有什么毛病——他用那双蓝眼睛直勾勾地看了哈尔好久,然后他终于木讷地回复道,


“……我果然应该受宠若惊的。”


 


“不用了,”哈尔叹着气说,“在戒指要回来之前,我都没法完成那段台词了。你知道吗,我背了一晚上呢。”


“怪不得这几天不让你我去你家?”


“这不是重点,”哈尔泄气地捂住了眼睛,“重点是,惊喜,天哪,都没了,我感觉糟透了。”


“……我理解你,”


巴里嘟嘟囔囔地说,“没人喜欢自己的计划被破坏。”


金发的巡警终于把嘴里的东西咽了下去,他咬着嘴唇想了想,“哈尔,把你的手给我。”


“什么……?”


“把手给我。”


哈尔乖乖伸出手。


然后巴里握住了他的手,他从装迷你甜甜圈的篮子里挑出一个涂满红色树莓酱的来。然后他拉着哈尔的手把这个树莓迷你甜甜圈套在了哈尔的手指上。


“……那么我向你求婚好了,”巴里笑着抓住他的手指尖说,“哈尔·乔丹,你愿意和我结婚吗?”


 


哇哦。


哈尔在心里想。


他爱死这段完完全全建立在物质基础上的恋爱了。






END

评论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