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Jaytim】Love's Philosophy

倒下

眠白树:

终于写了一篇正经23,为自己鼓掌。

配对:Jason Todd/Tim Drake
分级:PG
梗概:天气真不错。
“你想去钓鱼。”Tim慢吞吞地说,Jason就站在他面前,全副武装,握着钓竿就像握一杆枪。而他自己的手里端着咖啡杯,过于宽松的睡裤挂在他的胯骨上,一般来说他不会这样去给人开门,不过这是Jason,在他屈指可数的愿意敲门的情况下,如果你不在五秒钟之内给他开门的话他就会当成你默许了或者你死了,然后自己破门而入,所以一切也没什么区别。
“没错。”Jason说,“今天天气不错,你要来吗,鸟宝宝?”
他有时候搞不清楚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朋友,兄弟,工作伙伴,或者别的什么,但是可以肯定的是钓友肯定不是其中之一,而且Tim也从来没想过Jason是个会钓鱼的人——也许炸鱼的话更适合他,不过不,还是不行。
“我今天本来想窝在家腐烂,顺便写点报告,不过我猜你肯定不会接受这个答案,是不是?”他说,放下自己的咖啡杯,自觉地走去换衣服。
“对极了。”Jason笑了起来,Tim有点想揍他,但是如果当他每次想揍Jason的时候都能得偿所愿,他就不会现在还这么矮,这听起来可能没什么因果关系,不过Tim确信压抑是导致他发育缓慢的一个重要因素。
“以防你不知道,第一,我没有钓竿,第二,我不会钓鱼。”Tim说,他抓起一副墨镜戴上,看了一眼外面的阳光,要是Jason不在这的话他就会涂上点什么防晒霜出门,或者根本不出门,不过Jason在这,他要是涂的话对方肯定会在接下来的十年里都不放过任何一个能嘲笑他的机会,也就是每一个晴天,所以不,晒脱皮也许是个更好的选择。
如果是别人的话他就会告诉他们去吃屎,但是Jason就不一样,Tim有时候为此而深感苦恼,不过这世上就是有些事情永远都无从解释,如果一定要说的话,可能因为他是Jason。
Jason就是Jason,这句话可以解释很多东西。从他半夜三更被洗劫一空的冰箱到早晨餐桌上莫名其妙出现的辣热狗,从临时决定的电影之夜到精心策划了三个月的毒枭落网。
“嗯哼,我本来也没打算让你帮忙钓鱼。”Jason回答说,他穿着他脏兮兮的靴子走进Tim的客厅,一屁股陷进沙发里,把脚架到他的茶几上。Tim把手边的东西向他砸去,当他看清那是一罐玉米片的时候就后悔了,Jaon只是轻松地接住了它,然后大嚼起来,还把上面的番茄粉抹得到处都是。“你只要负责漂漂亮亮的就好了,当然,我也想看看公子哥被鱼饵恶心到的神情。”
“你可能要失望了,我见过的尸体比我见过的鱼还多,我相信一两条蚯蚓之类的东西不能把我怎样。”Tim说。“不过为什么是我?你就没有别人能去烦的吗?我想想,Roy?他肯定挺愿意和你一起去的。”
Jason摇了摇头,皱起了鼻子,“太吵啦,他去了我准一片鳞都捞不到。”
“你可以叫他闭嘴,就像你叫全世界所有人闭嘴的时候一样。”Tim检查着自己的保安系统,奇怪的是就算Babs都称赞他的系统,不知怎的Jason却总能进来。
“你到底是去还是怎么的?”Jason不耐烦地从沙发上仰过头,上下颠倒地盯着他,并且试图用钓竿捅他的屁股,Tim躲开了。
“你的态度这么好,谁能拒绝你呢?”他干巴巴地说,走过Jason旁边,在那张大头朝下的脸上拍了一把,在被咬之前缩回了手。“又不是说我有什么比钓鱼更有价值的事可做,是不是?”
Jason又笑了,而Tim痛恨会因为这个笑容而感到哑口无言的自己。

事实上,蚯蚓真的很恶心。Tim决定,当它在你手里挣扎扭动个不停的时候就更恶心。他肯定Jason是故意的,世界上有那么多种鱼饵,而对方却非要选择这种。
他的表情肯定暴露了他,因为Jason盯着他得意地笑了起来,“见过的尸体比鱼还多,哈?”
“闭上嘴不然我就把这些虫子都塞到你嘴里去。”Tim粗暴地说。他们在一艘小船上,Tim都不知道歌谭周围还有能钓鱼的海域,在他的印象里它们全都像歌谭湾一样是一潭死水。显然Jason又一次在这方面给了他个惊喜,也许没那么多喜在里面。
Jason只是怡然自得地吹起了口哨,看起来毫不介意会把鱼都惊跑,他仿佛本来也没打算认真钓鱼,他们在海面上飘荡了一个小时了,收获只有两三条还没一匝长的小鱼。就算这条船上有遮阳的篷子,Tim还是感觉自己露在外面的皮肤都晒得生痛,下次他遇见其他人的时候他们肯定要惊讶他为什么会晒得这么黑,不过至少会有一阵子没人说他该去多晒点太阳了,如果非要从这里面找点什么好处的话。
“我恨你。”他嘟哝到,尽量往阴影下面又缩了缩,虽然他知道其实没什么用。
“你爱我。”Jason恬不知耻地说。他腾出一只手来揉Tim的头发,好像他是什么炸毛的小獾似的,“我让你重新焕发出年轻人的活力了,鸟宝宝。”
“你让我脱水了。”
“得了吧,Timmy,你是罗宾,别因为一点阳光就大惊小怪的。”Jason不耐烦地说,而Tim捡起水桶里仅剩的一点点冰块塞进他的领子里,让正在钓鱼的红头罩大叫着跳起来,差点把船都掀翻。
“别叫我Timmy。”他有点得意又有点生气地说。
Jason用受不了的神情白了他一眼,“我真应该把你扔海里去。”他嘶声说。
“没错,可是你爱我。”Tim窃笑着说,把穿好鱼饵的钩抛进水里,尽管他说了自己不会钓鱼,不过他已经到海上来了,而船上又有另一把钓竿,如果他不试试的话无论如何都有点说不过去。
他们相安无事地沉默了一会,阳光炙烤着海面和他们的眉毛,海水的腥咸味让人的鼻子发痒,鱼从目之可见处游过,他们手里的钓竿却还是轻飘飘的。也许它们比人想得更聪明,没那么容易张开嘴。Tim忍不住回过头去看Jason,后者抿着嘴唇,聚精会神地盯着浮漂,他穿了件工字背心,纵横的疤痕和饱满的肌肉都大剌剌地露在外面,细密的汗珠从他的额头渗出来,那绺白发看起来无精打采的。
他鬼使神差地伸出手去,把Jason的刘海从他的额前拨开。后者马上扭过了头,锐利的蓝眼睛紧盯着他,让Tim感觉自己像一条上钩的鱼。
有鱼在吃他的饵了,也许说到底它们还是没那么聪明,而此时这些都不是Tim该想的事,他和Jason不发一言地对视着,大海的呼吸在他们的耳边起落,深渊注视着他们。
“真是个好天气。”Tim说,他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是啊,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月光亲吻着海波。”Jason看着他的眼睛,没头没脑地说。
Tim仔细地看着他的脸,后者的脸上什么也没有显露,他还是那个Tim认识的Jason,只是看起来更加懒散而放松,好像他从来没有说一句莫名其妙的话然后又沉默不语。水鸟从他们头上飞过,仅存的阴影被一点点吞噬殆尽,阳光实在是太耀眼了,Tim想,他什么都看不清。
而Jason甚至更耀眼。
“这是我想的那个意思吗?”他问道,声音近乎于耳语。
“也许,”Jason似笑非笑地说,“你想的是什么?”
这个混蛋,Tim想,这一切都是早有预谋的。
他扔下钓竿,凑过去捧住了Jason汗涔涔的脸,然后慎重地吻了他,或者说是把他们的嘴唇贴在了一起。紧接着他拉开距离端详Jason的神情,后者的手现在抓着他的手腕,脸上的笑容逐渐变大,他的笑容有点疯,正如Jason一直以来的那样,但是他的眼神是温柔的。于是Tim再次俯身向前,第二个吻,再一个,更多,Jason带茧的手指在他的颧骨上摩挲着,风从海平面来,阳光慷慨地照耀着他们,太阳下面没有新鲜事,也许吧,如果一定要说的话,他们早已是旧人了。
“鱼都要跑了。”Jason在吻与吻的间隙中说,他的笑声在胸腔里低沉地翻滚,让Tim不能自已地颤栗起来。
“管他呢,”他把手指埋进Jason被晒得发烫的发丝之中,喃喃低语道,“你的钓竿都不知道哪去了而我马上就会被严重晒伤,还有比这更好的时候吗?现在闭上嘴吻我。”
————————Fin—————————
注:“阳光紧紧地拥抱大地,月光亲吻着海波。”出自雪莱的诗《爱的哲学》,下一句是“但是这些接吻又有何益,要是你不肯吻我?”

桶在我心里就是一个暴力湿人,谁劝都不听。

评论

热度(1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