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DC版深夜60分# 关键词:【深海】 (1)

he好评!!QAQ爱护桶哥人人有责【

一品亂炖:

×梗概:傑森中了一種神經退行性的毒素,他的五感與生命正被無情而緩慢地剝奪。在這種時候,羅伊認為把他送回韋恩莊園,是他唯一能夠想到的最好方法。


×說明:因為我喜歡法外者這個設定,所以二少這部分結合了一下New52的設定。但總體來說,故事的絕大部分時候發生在重啟以前的背景底下。神經退行性病毒是我胡編亂造的,所以整個故事的起因實際上也是我胡編亂造的。這大概是二少再一次面臨當初由生到死,由死到生,那種恐懼與絕望,他要如何去戰勝它,並且明白到家人的重要性的故事。也同時是讓蝙蝠俠終於有一次真正和解的機會,互相理解並沒有那麼難,可他們都需要一個契機。因此故事主要是Batfam為主,也可以說是二少中心,不過CP我私心地還是帶上了JayTim。爭取每次一小時內的更新內容不會太短,不過不作保證。






也許將紅頭罩送回哥譚並不是一件好事,羅伊在給對方注射完鎮定劑以後就意識到了。但是他和星火對傑森目前的狀況完全束手無策。說真的,他們周遊世界打擊犯罪以來,曾無數次經歷生與死的一線,可面對神經退行性毒藥,羅伊不敢說自己有足夠的把握。




他向傑森解釋過事情的嚴重性,病毒會不斷地侵蝕他,而他會逐漸失去視覺,嗅覺,味覺,聽覺,最後是觸覺。伴隨着五感的消失,他對身體的控制力也會衰減,不如說他的身體本身就會慢慢衰弱,直到他在一片茫然絕望的黑暗中徹底衰竭。




傑森當時只是冷笑一聲,似乎全然不當回事。羅伊沒法把他勸說留在一個足夠安全的地方待著,等他和星火去處理解藥的問題。因為傑森完全是個固執己見不聽人勸的混蛋,這並沒有說傑森在這種時候也要對他所剩不多的小伙伴保持着惱人的自尊,而是他必定已經猜想得到,這世界上最安全的地方莫過於就是他不願意待的地方。羅伊也清楚這一點,這就是為什麼他會趁著傑森對他毫無防備注射藥物的時候,將鎮定劑推進他的靜脈。




讓一個清醒的紅頭罩乖乖聽話回到韋恩莊園?門都沒有,窗也沒有。羅伊極其清楚他與蝙蝠家之間這些年來的恩恩怨怨,他看見過傑森自嘲他們都是被遺棄的那一個的模樣,橫亙於他們之間的是一道永遠都好不了的傷疤。別看傑森還能偶爾喜笑怒罵似地參與到蝙蝠大家庭的活動裡,羅伊知道每一次他從哥譚回來,把自己關在屋子裡與自己的憤怒與仇恨作鬥爭都會使得他精疲力盡。




這種關係太過扭曲,也太過病態。或許將他交給紅羅賓會好一點,羅伊心想,因為這是唯一一只不會讓傑森覺得喘不過氣來的小鳥兒,也不曉得他是怎麼做得到。畢竟在羅伊看來,這是最像那隻可怕的大蝙蝠的一隻小鳥了。




然而,思前想後,他仍是決定前往韋恩莊園。如果這個世界上還有一個人能夠為傑森掙得更多的生存希望,那麼那個人必定只能夠是蝙蝠俠。羅伊已經想好,哪怕醒過來以後傑森要與他絕交,也總比一個死了的紅頭罩要好。




他甚至都準備好面對傑森怒不可遏的結果了。沒想到,當傑森醒過來,得知自己已經抵達哥譚的時候,卻什麼都沒有說。他眨了眨眼,像是在適應光線。儘管羅伊相信,現在傑森的視力大概只能夠看見模糊的人影,但如果他想要拔槍將他射個對穿,那也是毫不費力的事情。




“抱歉,小傑鳥,我確信我找不到更好的地方安置你了。”




“哦。”傑森似乎有些沒回過神來,他麻木地穿戴他的裝備,摸到床邊的紅色頭盔,他們尷尬地沉默著,這時星火探了半個身子進來告訴他們,飛船已經停在莊園的草坪上了。老管家大概有些意外法外者們的突然造訪,但他還是客氣地等在了船艙外,恭候著這個宅邸的小主人的回來。“我是說,行吧,有消息聯繫?我……盡量不去別的地方,即便在這兒呆不下去了,哥譚也有我的落腳處。會讓你們知道怎麼找到我的。”




傑森的口吻像是在嘆息,他彷彿很疲憊,不想跟羅伊發生任何的爭執。這樣一個好說話的紅頭罩顯然比盛怒中的他更讓人恐懼,羅伊戰戰兢兢地陪著他下了飛船,阿爾弗雷德領著他們進莊園。他不確定要在傑森面前談起這件事,只好委婉地探詢莊園主人的去處。眼前這位英國老紳士挑了下眉,像是被他小心翼翼的態度迷惑了,他的視線在他們三個之間來回,半晌,老人謹慎地回答道,“這個時間布魯斯老爺還在休息,但我保證他已經休息充分了,如果你們願意在餐廳等一下,我會叫他下來。我準備了一些點心,就在餐桌上。”




“呃,我們還不餓。”實際上他們沒怎麼吃東西,可羅伊的胃一直都是沉甸甸的,傑森也沒有什麼食慾。他估計這也是那該死的毒藥的副作用之一。只有星火一個人看起來興致勃勃,但她眉目間也難得對傑森流露出憂心忡忡的擔心。阿爾弗雷德沒再說什麼,他頷首以後離去,羅伊回過頭,傑森沒有脫下他的頭盔,一言不發地打量着這座莊園,猶如這是什麼可怕的陷阱般渾身上下都繃緊了地戒備著。“你……還好吧?雖然我知道你不喜歡這個地方——”




“沒想像中討厭,可以忍受。”傑森粗魯地打斷了他的話,扭過頭就往餐廳走去,羅伊和星火快步趕上來,他不耐煩地將自己塞到椅子裡,周圍瀰漫著低氣壓。“你們不用盯著我,我還沒有打算現在就從這裡逃出去。”




“不,我在確認你體內的毒素暫時還不會導致你失明。說真的,接受蝙蝠俠的援助沒有那麼可恥,如果你真的不痛快,那麼越快解決這個事情我們可以越快繼續享受我們的旅程。你知道,我們可以再來一次星際遨遊什麼的,你又可以兩三年不再回到這裡。”




“閉嘴吧,羅伊。”傑森手指不耐地敲著桌面,聲音不大,可就像是他沒抱怨出來的牢騷一樣磨人。“我才是我們之中最清楚要幹什麼的那個人。別讓我總是重複那些話,你現在像個妞,喋喋不休的,科莉就什麼都沒說。”




“科莉能夠說你些什麼,我懷疑她還沒有搞懂現在這些狀——”




“要么閉嘴,要么和你的氣管說再見,你現在只能夠選擇一樣。”




“別看着我,雖然你很可愛,羅伊,可你需要讓傑森靜一靜。他需要時間來思考這些事情,比如死亡之類的。”星火微微一笑,然而眼角還是不自然地流露出哀傷,她很多時間裡都會遺忘些不重要的事情,對人類的感知也很遲鈍,可此時此刻,她依舊會為傑森的遭遇而難過。他們太多的時間待在一起了,到了這種時候,反而什麼都變得難以割捨,搞得每一個人都多愁善感了起來。




事實上最應該多愁善感的那個人應該是傑森。他才是真正面臨着死亡的那一個,這還不是以往那些令人腎上腺素飽受刺激的驚險情況,而是緩慢的,以一種絕對折磨人的方式呈現的終場。羅伊認為傑森本該心煩意亂的,至少不會像他表現出來的那麼淡漠,可傑森面對這件事情,的確從頭到尾都很冷靜。甚至有那麼一點不近人情的冷漠,好像即將要死去的那個人並不是他自己,而是別的什麼人。




“我死過一次了,以防你們再胡思亂想。對這個我比你們任何人都更有經驗。”傑森嘲弄似的笑聲溢出,悶在了頭盔之後,但他還是不斷地敲著桌面,混亂的節奏洩露了他不如所說那樣鎮靜。只是羅伊分辨不出這種焦慮是因為死亡,還是因為蝙蝠俠。




而這個時候,姍姍來遲的莊園主人終於從樓上現身,他居高臨下地審視這一切,卻在目光掃到傑森的瞬間緊張起來。這種氛圍很奇怪,羅伊敏感地從靜謐的空氣中覺察到了令惡人聞風喪膽的蝙蝠俠也有害怕的時刻。他在害怕傑森,緊繃的下頷,與莫名幽深的眼神,印證了黑暗騎士難以明言的焦躁不安。反倒是傑森,時間對於他來說如同暫停了一樣,他一動不動地坐在那兒,周圍流動的空氣跟著沉默下來,他又像最初得知自己中了神經退行性毒素,生命不斷流逝的那樣,彷彿什麼都不在乎了,一切也都不重要了。他漠然地將自己和這個世界分隔開,羅伊打賭他被掩蓋起來的臉上甚至還在冷笑。




這種壓抑得幾乎令人窒息的氛圍太過難受,羅伊不得不輕咳一聲,打破眼前死一樣的寂靜。當然,這也為他獲取了蝙蝠俠全部的注意力,那彷彿會將人解剖的蝙蝠視線,真是好極了。羅伊驕傲地心想,起碼他現在已經有足夠的勇氣挺起胸膛去面對了,儘管他不承認這是因為蝙蝠俠現在穿著居家的毛衫而不是黑漆漆的怪胎夜行服裹在披風裡的緣故。




=


第一次嘗試深夜一小時開連載,其實不知道可不可以。選擇“深海”這個關鍵詞是因為在這個故事裡,傑森就是那個墜落深海的人,在黑暗與窒息中漸漸死亡,但他總會被撈起來,因為他還有他的家人。


不過我希望這篇文不要太長XD


P.S.我是真的被阿卡姆騎士虐到了,想寫個治愈向的故事,也許過程並不太治愈,但保證結局是HE。

评论

热度(49)

  1. 兔吉一品亂炖 转载了此文字
    he好评!!QAQ爱护桶哥人人有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