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刻板印象从不可信 01

嘤!!居然!

Show Your Balls:

Never Trust the Stereotype


Rating:M


Relationship:Jason Todd/Tim Drake


Warning:突发坑。AU-大家都变成了动物,其实就是多了耳朵和尾巴。仍然有超级英雄。部分灵感来自 @Kinean 姑娘的这幅图 动物和人杂居的社会【没错跟Bojack Horseman一样。




Chapter 1




红罩头从一个窗口翻身跃下,稳当地扎在后巷的窄道上。眼下他的心情绝不算好,新的头罩还是没有给他的耳朵留下足够的空间,挤在头罩里的耳朵和困在工装裤里的尾巴令他烦躁不堪。加上整个晚上浪费在码头等那个最后还是放了他鸽子的线人,见鬼,红罩头老早就等不及回到自己的安全屋了。那里虽然没有供他解气的沙包,至少能解放他捂闷了的耳朵。


 


而他还没站直身,一声尖锐的“吱!”划破了原本笼罩在这个冷僻街道的宁静。不一会儿,一道黑影从窄巷的尽头直朝着他蹿过来,后面跟着一个骂骂咧咧,嗯?红罩头极目望去,哦,一只老鼠。


看来之前那声叫喊就是这个老鼠发出来的。


只见这个消瘦的老鼠气急败坏地从从衣兜里掏出个什么东西,狠狠地朝它按了一下,原本跑在他前面的影子立刻闷声跪倒在窄巷地上。


 


……唔,关于提早回安全屋他是怎么说的来着?


 


红罩头大跨步两步走到那个老鼠面前,拎起对方的衣领就把他按在盖着各色涂鸦的白铁皮卷帘门上。


“红、红罩头——”老鼠的声音,与他想象的一般,尖锐刺耳。这道令人不悦的声音的主人一对小眼睛里面充满惊恐,结结巴巴地说着:“这、这不是你想、想的那样的!我只是在、在抓回我的、我的个人财、财物!”


红罩头眯起眼睛,手上仍没有放松力道,稍微偏了偏脑袋。终于,他看清楚了之前倒在地上的身影——


“它、它只是一只兔子!”老鼠嘶声解释着。


那个胡乱套着脏得不成样子的衣服的兔子,还不知道因为老鼠之前做了什么而浑身颤抖的兔子,听到这个指控,全身难以抑制地瑟缩一下,好像实实在在地受了一刀。此时他的两只长耳朵贴着他的脑袋,警惕地盯着红罩头,深色头发下偌大的蓝眼睛难掩绝望。


 


而你也不过是一只老鼠,渣滓。红罩头这么想着,却还是把这句话咽了下去。


 


“你看,红罩头,先生,阁下,它是兔店里跑出来的一只兔子!兔子!红罩头、阁下!你知道,兔子!法法法法法律上关于他们有特别规定!”这个瘦如骨柴的老鼠嘴里发出一声尖利的嘲笑:“嘻!你知道的,红红红红罩头阁下,先生,他们什么时候都喜欢干那档子事儿!跟谁都可以!所所所所所所以他们才有专门的生育管制和他们专属的生意行当。我们做的是合法生意!”


 


红罩头面罩之下的眉毛皱了起来。他知道合法兔子交易。兔子的确是热衷交配的动物,而且因为他们的数目众多,又常常毫无节制地繁衍,因此在《动物合法权益修正案》中,部分兔子仍然具有可交易的性质。他们往往被年轻的单身人类男性以及部分富裕起来的动物买下,快快乐乐地与这样一只总是乐于满足欲望的对象享受毫无责任的性爱,然后在他们要结婚的时候,再丢弃掉他们。而被抛弃的兔子总会被政府再“回收”到专门的福利院,在最低标准的运营条件下度过他们的余生。而不愿去福利院、选择了流浪的兔子,总是变成街头住民的头号目标,最后不是陈尸街头,就是成为部分仍热爱“捕食运动”的肉食动物的腹中餐。


等等,什么时候红罩头是法律规定的遵从者了?


 


“喂,你。”


“在在在在在这!”


“你闭嘴。我问你。”红罩头收紧了抓在老鼠颈部的手。


“……你在问我?”蜷缩在地上的兔子从喉咙里挤出声音来,不敢置信地盯着红罩头。


“你想干这个老鼠说的,‘那档子事’吗?”


兔子立马摇头,一双长耳朵拍打出声。


“你你你你你个不知好歹的兔子——”老鼠立马尖叫了起来。


“哦!”红罩头转过头来看向自己眼前的老鼠:“原来你在强迫他。这可不是什么合法行当啊,老鼠。”


 


关于提早回安全屋他是怎么说的来着?他今晚的拳头课堂还缺着席不是吗。


 


 


 


好吧,关于会安全屋这事儿,红罩头明显发生了预期错误。


他的确爽快地教训了一下那个小老鼠,回到了安全屋,但是他还是没能解放他的耳朵和尾巴。


因为——兔子。


他知道如果就这样把那只兔子放在街头,不过是给他一个提早了的死期:不是死在有过分性虐爱好的顾客的床上,而是后巷的某个角落。所以红罩头还能有什么选择?


 


这只是暂时的。红罩头这么告诉自己。


明天——明天他就想个可靠的下落,总之把那只兔子送走。只要这个兔子还在这里,他就必须藏住他自己的耳朵和尾巴——“隐藏好你的特征!百分百的身份保密!你不仅仅是一只动物!不要相信任何生物!”——哎哟老天,快闭嘴吧Bruce!


红罩头深深叹了一口气,对着那只手足无措地站在他安全屋中心的兔子说:“把自己清理干净。”


兔子怯生生地看着他。


“我不会动你,或者其他什么的。”红罩头有点恼火,口气难免有点不善,而这样一来兔子显得更害怕了。


无奈之下,他软下口气:“听着,我不想跟你‘干那档子事’,也不是什么变态,至少是现在,暂时相信我,行吗?”


兔子点点头。但还是没动。


“还愣着干嘛?”


兔子低头:“这是我的唯一一件衣服。”


红罩头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去冲澡。然后我找个什么给你。”


 


十五分钟后,仍旧戴着头罩,藏好自己的耳朵和尾巴的红罩头看着那只兔子从浴室里走出来。他是一只黑色的兔子,精瘦,骨架比较小,红罩头的旧T恤在他身上基本上是一件袍子。


一件湿漉漉的、贴在他身上的袍子。


 


“见鬼!你干嘛不擦干了再出来!?”


“我不知道可不可以用你的毛巾!”兔子抿着嘴巴,耳朵紧紧贴在头发上,坚定地望着他。


“你当然可以用那个见鬼的毛巾!你爹娘难道没教你洗完澡要擦干毛再出来否则会感冒吗?”


“我爹娘也教过我,起码要知道征求对方的意见之后才能动对方的东西。”


“哦什么鬼玩意儿!”红罩头抚额,两步走进淋浴间扯了条毛巾,再走到起居室的旧沙发上坐下,冲着兔子叫:“过来!”


兔子迟疑地、一步一步地走向他。就在那兔子走两步退一步的一瞬,红罩头一把将他抓住,按在自己面前,另一只手拿着干毛巾,照着对方湿漉漉的头发就往上捣。


兔子一开始吓得僵住了。但是发觉红罩头就只想帮他擦干头发,他耸起的肩慢慢地塌了下去,伏在脑袋的耳朵也渐渐竖了起来。


这份默契的沉寂持续了好一会儿,直到红罩头开口,慢慢地,有点儿不确定地,用低沉的声音问:“……所以你有个名字?”


“……Tim。”兔子、不,Tim,也闷闷地开口回答:“我叫Tim。”


“Tim。”红罩头好像在掂量着这个名字:“OK,Tim,你今晚可以在我这儿呆着,你可以动这个起居室里的所有东西,不用先‘征求我的意见’,”他不满地冲着这几个词哼哼:“明天——明天我再看看你有什么地方可以去。明白了?”


在红罩头手中的脑袋点了点。一对长耳朵也跟着小幅度地晃了晃。


半晌,红罩头感觉对方的头发差不多干了,于是松了手,准备起身。却被一只手阻止了起身的动作。


他低头,看见Tim用他那双蓝晃晃的眼睛盯着他,盯着他,好像要把他钉在原地。


“谢谢你。”


Tim这么说。


红罩头摆了摆手。最后隔着手套,顺着Tim的耳朵,把他原本就没型的头发弄得更加凌乱。




TBC

评论

热度(61)

  1. 兔吉Show Your Balls 转载了此文字
    嘤!!居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