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刻板印象从不可信02

Show Your Balls:

Never Trust the Stereotype


Rating:M


Relationship:Jason Todd/Tim Drake


Warning:突发坑。OOC,AU-大家都变成了动物,其实就是多了耳朵和尾巴。仍然有超级英雄。动物和人杂居的社会【没错跟Bojack Horseman一样。


Chapter1




Chapter 2



那只兔子也太安静了。


这是Jason Todd,或者说John Doe,在警局看到那个跟他前天晚上领回安全屋的兔子长得一模一样的人类男孩时的想法。


这个男孩——自称是John Doe的弟弟——填写了登记表,跟警探交谈,交了保释金之后,站到他面前,用掩饰得很好的方式悄悄地打量着John Doe警惕地直直竖立的三角形耳朵,和膨着毛左右扫着的尾巴。


虽然Jason的确是那个一早起来、根本把他家新来的兔子忘在脑后、只身没套红桶跑到之前失约的线人(一只燕鸥)住所找人、而正巧就在他发现那个倒霉的家伙早已被割了脖子躺在自家的浴缸里时,“砰”,GCPD提枪闯了进来、使得John Doe马上变成头号可疑嫌犯的冒失鬼,他还不至于笨到在警员的虎视眈眈(字面意义上的虎视眈眈)下,当场就戳破那个给自己做不在场证明又不知道用什么手段交上了保释金的,“自家兄弟”的伪装。


这兔子也太安静了。他直到眼下这一刻才得以记起来还有这兔子,也不能太怪他啊。


 


这只兔子——不对,Tim Doe一直用着那种让Jason有点毛骨悚然的专注盯着他,直到领他过来的那个老虎警官拍拍Tim的肩膀,说:“你们现在可以回去了。但是必须在一个月内过来报备一次。看现在这个状态,我们怀疑死者是因为跟附近的信天翁团体有牵扯,你们的嫌疑应该很快就会被排除。”他又警告式地看了John Doe一眼:“你最好明白要远离麻烦,小子,像你这样的孤狼太容易卷进各式各样的案子中了。给你的人类兄弟做好榜样,别让他因为你也搅和这种烂摊子了,明白吗?”


John Doe耸了耸肩:“是是,随你怎么说,警官先生。”他从对方手里拿回了自己的皮夹克,抖了抖,重新套在自己身上。然后,伸手搭在Tim的后颈,小声说:“谢了,小子。”


 


Tim嘴角翘了翘。


 


他们向着警局大门走去,Jason迅速地朝四周瞟了一眼,压低嗓门,问:“你的耳朵是怎么藏起来的?”


Tim眨巴眨巴眼睛:“我知道如果一只兔子过来说要保释你,警察肯定不愿意相信,所以我就找了假发和不干胶还有夹子。”


“活儿干得不错嘛。”Jason吹了吹他头顶那撮看起来特别浓密的头发尖:“你从哪儿学到的?”


“从一个……专业人士那儿。”Tim这么说着,躲闪着他的目光。


Shit


Jason想着。


 


“我们要谈谈。”


果不其然,在他们走出警局没两步,在一个并不引人注意的角落,Dick,他那对标志性的短短的兔耳朵竖在脑袋上,跨坐在他的摩托上,学着蝙蝠老爹那样的架势,只不过更加气急败坏一些。


Jason给了他一个白眼。


 


好吧。“谈谈”就“谈谈”呗。当然他从不期待构成蝙蝠家“谈谈”的主要内容是语言。


总之,这是一进门被按在自己安全屋墙上的Jason的想法。


“你怎么能——Jason,我一直不敢相信——你怎么敢!怎么敢!?”


“我怎么敢什么?”Jason照例用他那尾巴翘上天的态度瞥着对方。


“你·养·了·一·只·兔·子!”Dick的耳朵平平地贴着他的头发,气得双手颤抖:“我以为——Jason,你知道我怎么想吗?你想让我怎么想?我可以原谅你很多事情,但是这件事情——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你会这样侮辱我,侮辱我的物种!”


Jason仰天大笑。


那是一种可怕的,空洞的,没有任何快乐在其中的笑声。


“怎么?哦——”Jason说话还上气不接下气:“你以为我买了只兔子来操着玩?嗯?总是以最糟糕的情况来假设我的行为?Dickie Dickie Dickie,哦老伙计Dickie,”他吊起嗓子学着对方的语气:“‘你知道我怎么想吗?你想让我怎么想?’”


“但——什——Tim不是——唔!”肚子上受了一拳,Dick痛呼。


“Tim只是Tim,一个兔子。一个狡猾透顶的兔子。因为他有着一双漂亮无助的眼睛,孱弱的小胳膊,还因为他是一只兔子,所以他就是我的性玩具?原来你就是这么看你自己的同胞?还是因为我是一只狼,所以你就认为我会——会做出这种事?Dickie,这可是各种层面的政治不正确啊。”早挣脱对方束缚的Jason往Dick的肚子狠狠来上一拳后,想到之前对方看着自己的眼神,又握紧了拳头,最终还是背过身去。


“Jay——”Dick疼得倒抽着凉气,挣扎着想开口说话。


“离开我的安全屋。”Jason命令道,声音里面全是白热的刀刃:“趁你还能自己走出去。”


Dick捂着下腹,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紧关着的卧室门一眼。当他们一回到安全屋,Tim就麻利地溜了进去,把起居室留给两个要好好“谈谈”的动物。


他叹了口气:“我很抱歉,Jay——Tim是个好孩子,你应该——OK,我知道,我知道,我现在就走。”


 


Dick的尾巴消失在门后面的一瞬,Jason像抽掉了脊骨,扶着墙,渐渐倒在起居室的沙发上。


此刻,安全屋内针落有声,他只能听见自己还有点儿不稳的呼吸,以及他的袖子与衣料相互摩擦的声音。


Jason转了转耳朵,室内依旧一片寂静。此时要说服他自己屋子里还有另一个生物,实在有点难度。


但起码这一次,Jason因为自己还能记起屋子里的兔子而觉得挺骄傲。最后,他终于是把自己从沙发上拖了起来,打开卧室的门。他看到Tim,面对着窗口,眉毛皱在一起,眼睛闭得死死的,双手盖在脑壳上,正好捂住了他的长耳朵,神情颇为严肃。


Jason不知道该笑还是怎么。他伸出手,弄乱对方深色的头发,正好将捂着耳朵的手打开。Tim这时才发现他在自己身边,立马把手缩了回去,耳朵重新竖了起来,带点揣测意思地盯着他瞧。


“是那个兔子混蛋让你去警局找我的?”Jason开口问。


“呃……Dick的确是告诉我你在哪儿的生物。”Tim看起来有点窘迫:“我,嗯,我早上看到你出去了,想着,嗯,了解一下救了我的生物是谁?在我试图黑进你的网络的时候,是,嗯,神谕?祂截住了我,问我是谁。然后——然后Dick就跑了过来。”


Jason都不知道Barbara在监控着他的网络。是的,他当然知道他逃不过她的眼线,只是他没想到那只狡猾的猫能做到这一步。


“……我想他们真的挺关心你的?”眼前的兔子又小心翼翼地加了一句。


Jason抖了抖自己的耳朵,尾巴有点儿烦躁地扫了几下,撤回了还在兔子头上作乱的爪子,斜着眼睛看着对方,明目张胆地转移话题:“看来你还有两下子,小兔崽子。”


“你也是天赋异禀,在惹麻烦这种事上面。”对方干巴巴地回了一句。


是啊,比如你这个麻烦。Jason被逗乐了。他暗想,总之现在这兔崽子已经知道红罩头下面是何许人也,不幸中的万幸,Jason Todd也只是一个无名小卒,在哥谭的黑暗巷子里有无数只他这样的孤狼。而这只小兔子,似乎对当义警或者说悄悄摸摸做事还挺有一套的。再加上他现在的“非法身份”……Jason计上心头:“你有什么去处吗?”


Tim眼睛盯着地板:“如果我还有什么去处,能落到那种老鼠手里么?”


Jason点点头:“你能呆在我这儿。但是我有些活儿给你。我能保证,它们不是会直接伤害你的事情。这就相当于——相当于你付的房租钱。你怎么说?”


他能看到Tim的耳朵这回立得跟个标枪一样,眼睛亮晃晃的,露出来的笑容让Jason心脏漏掉了一拍。


“我们需要签个书面合同吗?”他这么问。


“你爱咋咋地。”Jason忍不住也咧开嘴,笑着回答他。




TBC




-----------------------------------


A/N:In case someone is curious,动物A及动物B或动物及人之间可以“杂交”,后代有可能是动物也有可能是人,有可能是动物A也有可能是动物B【没错,还是跟Bojack Horseman里面一样

评论

热度(50)

  1. 兔吉Show Your Balls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