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刻板印象从不可信 05

鼻血!

Show Your Balls:

Never Trust the Stereotype


Rating:M


Relationship:Jason Todd/Tim Drake


Warning:突发坑。OOC,AU-大家都变成了动物,其实就是多了耳朵和尾巴。仍然有超级英雄。动物和人杂居的社会【没错跟Bojack Horseman一样。


Chapter1|Chapter2|Chapter3|Chapter 4




Chapter 5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




意思大抵是,要打开一个相当冥顽不化、就是不愿意开口的奇多袋子,只需咬开一个小小的口子,便可撕开袋子,大快朵颐。


又或者是,如果想让冷冰冰的公主从此开始燃起爱火,就必须在回答她三个谜题后再实行强吻。


又或者是,当一个长得特漂亮的女孩儿手里捧着一个盒子的时候,千万不要打开那个盒子,哪怕里面还装着希望。


又或者是——


又或者是他该停止他胡来的思路了。然后转开自己的目光,它总是固执地要停留在Tim发梢上的水珠——折射出暖色调的落地灯灯光,途径他的后颈,到背部脊柱凹陷。它们有些滑过Tim的三角肌便消失不见,有的顺流而下,下,下,落进一个他早该收住目光的地方——


“我用完浴室了。”


Pop! 


“……哦。”Jason狠狠地掐了下自己的大腿。


“我想我知道自己适合什么道具了。”兔子打开迷你冰箱的门,弯下腰,探着上半身,准备从冰箱里拿瓶装水。


他的臀部曲线是如何,当然和Jason没有一点关系。


“Jay?你在听吗?”


Six!


“什么?”Jason眨眨眼。


“我说我决定用哪种武器了。”


“然后我问你打算用‘什么’。”


Tim眼睛亮起来,闪烁着初生小鹿的期待和兴奋,嘴角翘起的弧度让人想吻下去——让人想一拳揍下去……


“长棍。”


Squish! 


“这是个……挺保守的选择。”Jason抖了抖灰色的耳朵,不置可否。


“比起你的众多收藏来说,的确如此。”Tim挑起一边的眉毛,眼带笑意。


“唔,我的格洛克的确独树一帜。”Jason重新开始擦起自己的枪,他真不知道之前是什么打断自己的每日惯例。


“哈哈。”Tim干笑一声,仰起头来,灌着瓶子里的水。他仍赤裸着上半身上仅在颈部挂着一条毛巾。随着吞咽的动作,他的胸口和腹部也跟着起伏,隐隐浮现的肌肉线条像适宜风量掀起的海浪。还未有伤疤攀上的皮肤,以及其包裹的肌肉让这副年轻的躯体催生一种“这是一只搁浅的海豚”的错觉。


如此姿态是一种特权,是一种信号。在哥谭的肠道,她藏污纳垢的小巷和街道中,完好的皮肤意味着新鲜的血液和容易得手的猎物。出身公园街的狼崽在找到糖果老爹前,早就靠他的固执和莽撞赢得了几枚伤疤勋章。披上三原色的皮前后,不过是血与劣质威士忌到血和碘酊的搭配替换。Jason也曾有过从自己的疤痕中找到骄傲的时候,只是眼下,每当他看向镜子中倒映出墨迹一般的“Y”型缝合口,他明白,伤疤只是伤疤而已。它们是记录他所犯下错误的小黑帐,只等着下次(或者再一个下次),一个更深,位置更准确的伤口再次彻彻底底地将他送回老家。


Jason非常清楚,对于几乎所有出生在“罪犯巷”的生物而言,这基本上是他们注定的路径。无论这听起来有多么可笑,Bruce或许曾给他离开黑暗丛林的机会。只不过,当你知道你是在与Batman同行时,谁还会放弃探险?


他们生来如此。无论选择逃离或者驻留,丛林不会放过她的任何一滴血。然而,现在他面前,一个突然出现在角斗场上的独角兽,说,我要上贼船!


就算Jason不是常规意义上的聪明生物,他也有绝对优越的直觉和感官。他知道,这个兔子绝不是在哥谭阴鸷的小巷中出生。他没有在住进Jason的安全屋的第一天就搜刮他所有的贵重物再落跑,每餐都是在符合健康消化的速度中进行的,他不愿意用Jason的毛巾, 他读凡尔纳的原版小说,等等等等。


“荒漠的野兽天性易受惊吓,唯一的原因就是它们没有俯卧在苜蓿从中生活”。这个从苜蓿从中出来的兔子,落入兔店只能是一个事故,一个意外。


Jason不是善良的狼,如果他是善良的狼,他会追问这个误入丛林的兔子从哪个草垛来,他会坚决把兔子送给B,他会消失。


但是他没有。


你想要成为丛林之中的一员?好哇,来试试吧。我们来看看你能走到哪里。


“——你在看什么?”


Uh-uh! 


“咳,我是说,保守的选择……所以,你是打算遵从,哈,‘正义的准则’了?”Jason唱歌一样地说出这样一句话。


他直接避开了对方的问题。因为他不太确认对方会喜欢自己的诚实回答,也因为他自己刚才一直盯着Tim毛茸茸的尾巴出神。


Tim手上的动作中断了一下,接着拿起放在起居室里的T恤套上,心不在焉地说:“是啊。”


他套上衣也许套得有些晚了,Jason能看见他手臂上的鸡皮疙瘩。没有多想,Jason伸手(他什么时候把枪放下的?)抓住了Tim的手腕。


兔子的耳朵竖了起来,动作停下了,但是没有把手从狼的钳制中挣脱出来。那双蓝眼睛全神贯注地看着Jason,嘴角呶呶:“你介意吗?”


Cicero! 


Jason的手像被烫着了似的缩了回去。他躲着对方的目光,喃喃道:“抱歉。”


“呃?你介意我的‘保守选择’?”


“……什么?”狼很诧异。


“我问你,你介意我会遵从‘不杀原则’吗,然后你莫名其妙地道歉。”兔子眯起双眼,这回是他伸出手,紧紧抓住了Jason的手腕。


从他的手腕处开始,从Tim主动以他的皮肤去贴近自己的皮肤开始,一阵战栗笼罩了Jason。他看见Tim打量着自己的手臂,上面布满鸡皮疙瘩。即使没回头看,Jason也知道他的尾巴上的毛全炸了起来。


他能数清楚Tim的睫毛了。他们什么时候隔得这么近了?


Tim的深色瞳孔被湛蓝的虹膜包裹,鼻翼一张一合,炽热的空气扑在他的面庞上,脸颊上分布着细细的绒毛。他然后的呼吸稍微停滞了一刻,几不可见地,粉色的舌尖迅速扫过下唇,Tim开口问道:


“你在介意什么?”


Lipschitz!




灰狼的犬牙非常锋利。


它们像匕首一样嵌进柔软的口腔组织之中。它们像热刀子切进黄油块一样。它们像酒精喷灯掠过糖霜一样。它们像金刚石揉进浮石中一样。


Tim可以想出一万个一千个比喻来形容嘴巴里塞满狼牙的感觉,但是它们都同有一个主旨:他正在融化。


Jason很热。不是说那个火辣性感的热,虽然他的确又火辣性感到冒烟了,就算以Tim这种通常在此类社会价值判断的选择性失明的目光看来,Jason依然热辣到冒烟。好了,Tim现在可以确认自己的大脑正在创造出各种生僻的词组,以图使他能够脱离现实采取第三方观点取证调查并对现状作出下一步措施的各种预案。


言归正传。


Jason很热。客观意义上的热。是不是犬科动物都有体温高于哺乳类平均值的现象?


哦,好吧,我自己现在也很热。


是传导热还是——


“唔。”


不知道是谁发出了声音。


下一秒Tim就被狠狠地推开了。


“对不起!操!我——操!操操操操操!操!”


Jason的双手慌忙之下抓紧了Tim的肩头,又想当然地要把对方亮晶晶的唇上沾着的口水给擦干净(Jason的口水,呃啊!),在意识到自己究竟在做什么后,又触电似的弹开。


Tim看着狼匆匆收回自己的手,不知所措地又不知道该把他们放哪,最后还是把爪子藏到了身后,跟偷了糖果不想被家长发现自己的指尖落了糖粉的幼崽一样。


也许是因为此时狼和兔子之间烤箱般的温度,也许是因为外激素,也许是因为Tim的脑袋早就融化了,总之,他再一次主动伸出手,顺着Jason的小臂,侵身向前,捉住他的手腕。


此时Tim就是世上最出息的兔子,把一只狼禁锢在自己的怀中,而狼只能撇着脸,躲避着他的目光。


“‘对不起’‘操’?”Tim促狭般地问:“我不知道你有这个偏好。”他转了转长耳朵,抖了两下,尽管Tim早就感觉到自己的两颊通红,但还是勉力保持如常的语气说:“但是我想我们能想出解决的办法。”




TBC




--------------------------


更新攒RP!


卡文许久,最后还是多亏百老汇。觉得奇怪也……请原谅俺吧!【这章可以有个题目,叫Jason had it coming

评论

热度(75)

  1. 兔吉Show Your Balls 转载了此文字
    鼻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