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Jaytim# The ghost treat

Geborgenheit:

 最终肝出来了这篇……不长,不过写了一直想写的梗www


 Happy(?) Halloween!




 提姆醒来的时候觉得身上很重。他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伸手扒掉压在自己身上的那一团乱糟糟的被子。被子有时候和杰森一样烦人,压在身上让他喘不过气来。不过幸运的是——杰森永远比他起得早。


 提姆顶着一头鸟窝般的乱发,半睁着眼睛洗漱完毕走到餐桌前。


 没有早餐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他打了个哈欠,打开冰箱从里边捞出一盘子蔬菜沙拉推到桌子上。他犹豫了几秒,又从里面拿出几根香肠,把它们直接丢进了微波炉,然后把鸡蛋放进蒸锅里。


 待到微波炉发出叮的一声响,蒸锅开始吱吱地叫唤,提姆才终于从厨房走出来,端着那一盘高热量的热气腾腾的早点,放到自己对面的位置上。他沉默了一会儿,回过头去走到原位坐下,一言不发地开始慢慢享用自己的那份蔬菜沙拉。


“哇哦!如此丰盛的早餐,还是鸟宝宝亲自制作!”杰森在他对面夸张地伸开手臂,低下头去深吸几口气,鼻尖几乎挨到盘子。“不错不错,好歹这次你没把微波炉弄炸了,虽然我还是得说你做早餐的方式简直简单粗暴——你瞧吧,比起煮鸡蛋我还是更喜欢煎蛋。”


 提姆慢条斯理地嚼着蔬菜沙拉,看都懒得看他一眼。


“天啊提宝!”杰森看看自己的早餐,又探过头去看看提姆的那份,对比鲜明。“你又吃这么没营养的东西?!拜托——别跟我说我不在的期间你都是这么应付过去的。你得多来点肉,真的。我不介意把我的香肠分你一小半,还有,鉴于我不太喜欢煮鸡蛋,我猜这个也可以一并附送给你。”


 提姆依旧不吱声,蔬菜沙拉已经被他吃得差不多了。


“好吧好吧,毕竟这可是你做给我的早餐,我还是自私一点全部自己享用吧。”杰森耸耸肩,看着提姆端着空盘子走进厨房。


 


 提姆换了一身便装出了门。


 今天是万圣节,还没到晚上,大街小巷里就挂满了南瓜灯,张贴着各种看似张牙舞爪的恐怖海报。


“今晚如果蝙蝠侠出来夜巡,只怕会被小孩子扯住披风要糖果吧。”提姆看着橱窗上贴着的一串黑色小蝙蝠说道。橱窗映出他的影子,仿佛他正站在那些蝙蝠的中央。


“有没有人跟你说,你这样子简直就跟老蝙蝠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杰森在一旁哼哼,“从一堆蝙蝠中站起身来——想想倒挺气派的,看起来就像游戏里的某个主角出场了。”


“万圣节……”提姆呼出一口气,“杰森……”


“干嘛?”杰森舔舔嘴唇,满不在乎地应道。


 他却没有听到下文。


 


 提姆神游般地在外边逛了一圈,什么也没买,兜兜转转又回到了他们的家里。


 他照例打开电脑,努力让自己沉浸于工作。


 可今天是万圣节。


 他从电脑前抬起头。


 这是亡灵归来的日子。


 也许……


 他咬着嘴唇,闭上眼睛。


“喂,鸟宝宝。”杰森悄悄踱到他身后,迅速伸手戳了戳他的脸,“难得见你在工作的时候走神,我是不是应该在这时趁机掏出手机自拍一张跟你合影留念?”


 提姆摇摇头,重新将目光聚焦于电脑屏幕。


 别分心,提姆。他对自己说,别分心。


 可他刚才分明感觉到了什么。他敢肯定。


“杰森……”他抬起手臂挡住眼睛,整个人在椅子上瘫软下来。


 


 提姆做晚饭的时候依旧是一副没睡醒的样子,事实上这于他而言是常态。在做饭这件事情上,他一向迷迷糊糊——毕竟大部分时候都是杰森主厨。


“天哪鸟宝宝,赶紧翻个面啊肉排要糊掉了!”杰森环着提姆的腰,微微弓着背,脑袋搁在他的肩膀上,大声喊着但就是不出手去帮忙,“你刚才给调料了吗?好像没有——你打算用吃蔬菜的方式对待肉排吗!这真是太不公平了!”


“不过好歹你打算吃一次肉了,看来早上我说的话在你心中还是很有分量的!”杰森往提姆颈窝处蹭了蹭。


 提姆耸耸肩,用手挠了挠后颈,那儿有些痒。


 他把肉排放在桌子上,和那盘早已冷掉的香肠配煮鸡蛋一起。


 然后他依旧坐在对面,盯着盘子里的肉呼呼地冒着热气。


“你快吃啊,做都做好了。”杰森撑着椅背,拍了拍他的脑袋后弯下腰,在他面前伸手做喇叭状:“嘿,别发呆,鸟宝宝!晚饭时间到——该吃肉啦!”


 提姆无力地垂着头,把整个脸埋进手掌,大口地呼吸。


 他静默了很久很久,一直没有说话。


 


“杰森……”隐隐的啜泣声从那男孩儿的喉咙间溢出。


“怎么啦提米,谁欺负你啦?这么无缘无故就哭鼻子可不是老蝙蝠教出来的好宝宝吧?”杰森在一旁打趣地吹着口哨。


“杰森……杰森!”提姆一遍又一遍地重复着他的名字,抬头看向对面空无一人的座位。


 那里依然摆着两个装得满满的盘子,自他放到那里之后从未有人动过。


 万圣节。


 人们说,亡灵会归来,在这一天。


“我以为……我以为你会回来……”提姆伏在桌子上,身子微微颤抖,“杰森……我不想每天都沉浸在自己的幻想里,一次又一次地骗自己其实你没有死,你只是出去做任务——和星火,罗伊,或者迪克——无论谁都好——但那至少意味着你还活着,你总会回来,只要我愿意等。”


“鸟宝宝……”


“我能感觉到你,杰森。你在这儿,对吗?”提姆咬着牙踢开椅子,站起身环顾四周,“告诉我你在哪儿!出来啊杰森!你在这里,对吗?别躲了!”


“提宝……”


“杰森!杰森——杰……杰森……”他最终没能再将声音提起来,呼喊变成了微弱的颤音,“求你……”


“提姆……”


“今天是万圣节。”提姆垂下眼睛,双手撑地,“我没有糖果,也没有南瓜灯,我什么都没准备……就算是戏弄也好,杰森——让我知道,你回来过。求你……”


“我在这儿,提姆。”杰森敛了笑容,走上前去用手臂圈住那个跪在地上的男孩,“我一直在这里。在你身边。”


“我知道你看不见我。”他的嘴角泛起一丝苦笑,“但你能感觉到,不是吗?”


“杰森……”提姆抬起头,蒙眬的泪眼对上杰森的双眸。


 杰森没有在那双蓝眼睛里看到自己。


“我死过一次——不,两次。”杰森叹了口气,“我差点忘记我现在已经死了。但是鸟宝宝,我向你保证——我的灵魂绝对不会离开你。就算你嫌我烦想把我撵走也没门儿,懂吗?”


 杰森瞟了一眼墙上的钟,还有最后一分钟,零点将至。


“该死的,快没时间了。”杰森小声嘟哝,“不过在这之前……Trick or treat?”


 提姆没有回答。


 但是有一个亲吻落在他的额头上。


 他睁大了眼睛,那一瞬间他的蓝眸子中映出了杰森的模样。


 他伸出手,似乎想确认这不是自己的幻觉。


 杰森笑着放开他,伸出手与他的手掌相合。


 提姆看见杰森的身影越变越淡。


“不……杰森……”他声音嘶哑。


“你得学着照顾自己,鸟宝宝,别总是只吃蔬菜。听我的,吃肉会对你很有好处。”杰森咂咂嘴,“还有,万圣节礼物我放在桌上了,所以别出去捣乱,嗯?”


“杰森,等等,我——”


“我也是。”杰森最后的声音传到提姆的耳畔,他的视线重新聚焦,却再没有看到已逝之人熟悉的身影。


 


 提姆走到桌子边上,看到桌子上放着一颗糖果,底下还压着张字条。


 他将那糖果拿起来,字条展开。


 


 I know you just want my trick again.


 But sorry.


 Treat.


 No more trick.


 Not anymore.


 Because I’m with you,wherever you go and whatever you do.




【end】



评论

热度(59)

  1. 浪啊浪Geborgenheit 转载了此文字
    眼睛都酸了……
  2. 兔吉Geborgenheit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