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DC] Warmer (Jason/Tim)

tim超可爱啊!!!哼唧哼唧喊冷。然后我要取笑这个戴着桶保暖的tim【笑翻滚在地】啊,冬天就是该腻歪在一起的美好季节【】

Backlighting:

Summary:屬於他們的冬日傻白甜。


Note:2015-12-18於文末更新圖。




“Jay,不、不……”Tim哀慟地喚著Jason的名字,緊抱住對方的腰。


“不要離開我,Jay,我需要你,”他將頭埋進Jason結實的胸膛;聲線顫抖,悲傷滿溢,“我需要你一輩子,Jay……”


Jason翻了個白眼,不是瀕死的那種,不過與之相差無幾。他思考著Tim小時候是不是有上過戲劇班,如果沒有,看來這位新的Gotham甜心在上任期間學習到不少演戲的技巧。


這當然不是生離死別的狀況,也不是他即將甩了Tim遠走高飛奔向新戀情,更不是他又被哪個精神病擄走陷入危險面臨死亡。


只是——


“鳥寶寶,你再不鬆手,我們就得餓死在這張床上了。”


沒錯,他們在床上,被溫暖的厚被子覆蓋,被子裡頭還夾著毛毯、圍巾、毛線手套……任何你想得到的冬日保暖物品。Jason背靠在床頭櫃上稍微曲起腿坐著,手裡拿著一本厚得足夠他打發一整天的讀物。他懷中的Tim宛如煮熟的蝦蜷曲身體,整個人黏著他,盡可能地將全身與Jason緊緊貼合。


“為什麼不叫外賣?”Tim委屈地問,抬頭用水潤的漂亮藍眼睛攻擊Jason——由下往上的角度,最具有殺傷力的那種。但Jason的腦海中只浮現剛被他扔掉不久、堆積如山的披薩盒——不,他現在光是想像起司的味道就想吐。


“我以為你注重身體健康,畢竟你一直致力於不讓我在十年後被高熱量垃圾食品殺死。”Jason放下手中的書,手鑽進被子裡尋找埋在他大腿間那雙冰冷的腳,他順著Tim弧度優美的腳背來回撫摸,Tim瑟縮了一下後更加地貼近他,像是恨不得整個人都融進Jason溫暖的身體一樣。


“我現在只想住進你身體裡,Jay。”Tim舒服地呻吟,聲音慵懶且性感。


“這聽起來有些詭異。”Jason眨眼,沒有給出什麼較激烈的反應。


倒不是說他對這些缺乏性趣,要知道當這種狀況——Tim像只發情的貓該死的瘋狂地蹭在他身上撒嬌——第一次發生的時候,Jason可是直接掀起Tim的衣服想和他來一場熱辣的,但上衣甚至沒脫到一半,Tim就像即將被殺害的畜產類動物失聲大叫,Jason當時整個人都被嚇懵了。嘿,他可是紅頭罩,沒什麼東西嚇得倒他——除了形象盡失的Timothy Drake的尖叫。在那之後Jason發誓永遠不在冬天主動去掀Tim的衣服,他真的、真的不想再聽一次那種叫聲。


Tim非常怕冷,一到冬天四肢就凍得像冰棍,長期低溫還會引發令他難耐的頭疼。最糟糕的是他們沒有辦法把暖氣的溫度調得太高,這位嬌生慣養的少爺有個令人費解的毛病,他總覺得暖氣有股味道,聞久了會讓他不舒服。幸好Jason的體溫高於平均值,並且不畏懼寒冷,於是Jason順理成章地成為了Tim專屬的移動式人肉暖爐。Tim一次比一次誇張的取暖行徑讓Jason曾禁不住問Tim是不是看上了這點才和他交往,Tim縮在他懷裡轉了轉眼珠子,“我知道你很火辣,但沒想過你那麼‘辣’。”


“說真的,冰箱空了。”Jason鬆開Tim的腳,拍了拍他的腳背。“得買些材料煮熱菜,我們都不想再吃一打開沒多久就冷掉的披薩。”Tim嗚咽了幾聲,抱著Jason像是一個孩童不肯放開他的玩具。


Jason不捨地掙開他,起身離開床舖,他裸露在外的肌膚接觸到冷空氣的同時,顯然冷空氣也滲進了被子裡。他聽見Tim嗷的一聲,動作迅速地反手鎖緊了被子,把自己密不透風的包裹在內,只留下一對睜得大大的眼睛。


“你會凍死的,Jay。”Tim的聲音悶在被子裡,試著警告只在毛衣外頭套上一件皮夾克的Jason。


“不,我不會的。”Jason俯身,撥開Tim亂糟糟的瀏海,吻上他光潔飽滿的額頭。


Tim用戀戀不捨的眼神目送不斷供給他溫暖的熱源離開。不知怎地,Jason覺得這場景就像企鵝爸爸Tim抱著溫暖的企鵝蛋,而企鵝媽媽Jason必須出門覓食回來餵他們避免他們死亡。Jason禁不住為這個傻透的想像牽起嘴角,他關上臥房門前順便提醒了Tim一件被他遺忘的事情。


“你知道,你再不離開被窩處理那些公司文件,就算是我也救不了你。”


他把Tim痛苦的慘叫聲隔絕在門的另一頭。


 


 


Jason回到家的時候先將購回的食材整齊地擺進了冰箱裡,他呼喚Tim的名字確認對方的應答聲是從書房裏頭傳來的——只不過像是隔了好幾層一樣,又悶又模糊。


Jason快速地摩擦被冰箱冷氣吹涼的雙手,以確保Tim抓住他取暖的時候手是溫熱的。他打開書房的門,看見了一個紅頭罩。Jason在眨眼的瞬間思考是不是他打開門的方式不對,或者如同Tim說的一樣他不小心凍壞了腦子,於是他關上了門又打開了一次,依然看見了一個紅頭罩。


紅頭罩蜷著雙腿坐在電腦椅裡,腳上套著毛襪。他穿著墨綠色的毛衣,過長的衣袖覆蓋住正在鍵盤上飛快舞動的雙手。紅頭罩稍微側過頭瞥了Jason一眼,然後問:“晚餐吃什麼?”


Jason覺得他需要一小段時間處理腦內的資訊,混亂的思考只能讓他反射性支吾地回答,“呃,牛肉燉湯。”


頭罩後繼續傳出熟悉又奇異的、帶著雀躍感的悶聲,“聽起來不錯。”


Jason不知道從哪兒開始說。首先,他不習慣看到一個穿著像聖誕樹的紅頭罩,也不習慣有人隔著那麼大一個頭罩和自己說話,並且你看不到對方的嘴巴,只有一雙毫無生氣的護目鏡顯露在外——見鬼,他們是怎麼習慣這個的?例如Tim、Roy,還有其他人?


再來,“鳥寶寶……你戴著我的頭罩做什麼?”


“我找不到我的毛帽,你的頭罩就擺在床頭櫃旁邊。”戴著紅頭罩的Tim停下了打字的動作,抬起雙手用掌心捧住頭罩應該算是臉頰的部分。“Jay,我從來就不知道這個東西那麼暖!難怪你巡邏時從不頭疼。”


Jason再次受到了心靈上的衝擊,但穿著居家無比的聖誕版紅頭罩顯然不清楚他內心的糾結,Tim手舞足蹈地繼續說:“它讓我的效率都變高了!”Jason不曉得該不該覺得這個情況很可愛,因為這實在是有點詭異。


他的紅頭罩的確是挺禦寒的,但那只是次次次要功能。除了禦寒,還耐摔堅固防彈,且具有一部分的恫嚇作用。誰能想到Gotham的地下黑幫老大,惡名昭彰的紅頭罩的頭盔,竟然被他的男朋友拿來頂替毛線帽禦寒。


顯然Jason的頭罩對Tim來說太大了,Tim搖頭晃腦地盯著螢幕,嘟噥著Jason聽不懂的單字或者是歌詞,右手在鍵盤和滑鼠之間交替移動,左手則被他塞進夾緊的兩腿之間。Tim就是那麼怪,尤其是在心情極佳時工作會變得更加奇怪,怪得總讓Jason覺得他真是犯規的可愛,同時他希望只有他懂得如何欣賞Tim這種怪異的可愛。


Tim按下存檔鍵,拔出插在主機上的U盤。Jason撿起被隨意扔在書桌角落的手套,夾在手肘和肋骨中間,Tim見狀自覺地伸出冰冷的雙手,Jason用溫熱的手掌握住他們。


紅頭罩的護目鏡微微彎了起來,那是屬於微笑的弧度,“我今晚能戴著頭罩去巡邏嗎?”


Jason想像了一下Tim所詢問的那個場景,一個戴著笨重頭罩的紅羅賓,展開華麗的翅膀滑翔在Gotham的夜空中打擊犯罪;搞不好還會遇見年輕的蝙蝠俠和羅賓,Jason打賭Dick絕對會拋下黑暗騎士嚴肅的面具包袱而為此笑到人仰馬翻,並且Damian那個惡魔小子絕對會用盡畢生的詞彙量去嘲笑Tim(以及Jason)。


“沒門。”Tim的肩膀在Jason拒絕他的瞬間垮了下來。“這是你弄丟的第幾頂帽子?晚飯之前找到它。”Jason蹲下身,把Tim的電腦椅轉向自己的方向,他將手套放置在Tim的大腿上,讓對方的雙手按在他炙熱的脖子兩側。直到Tim的手不再因為寒冷而僵硬,Jason才執起他的手幫他戴上手套。


Tim抬起了手想要脫掉頭罩,卻因為接觸面太滑而屢次失敗,Jason一邊笑著一邊協助他把頭罩拿開。Tim甩了甩微長的黑髮,不適應地快速眨動他的藍眼珠,“我想我剛才發現了戴著頭罩的壞處。”


“什麼?”


Tim捧起Jason的臉,與不久前他捧著頭罩一樣。Jason感覺到毛線手套摩擦過皮膚,緊接著是Tim柔軟的雙唇貼上自己因乾燥而起皮的嘴唇的觸感。


“這樣我就不能隨時在我想要的時候吻你了。”


 


Fin.




 謝謝 @若者のすべて 太太畫的圖!!!一直都很喜歡太太,這實在是超級可愛我的心情激動的無以復加嗷嗷嗷>< 原圖網址





囉囉嗦嗦的雜記


天氣終於開始變冷了,這篇是昨天洗著手突然鑽進腦海的畫面,作為短篇練習(和親友打賭字數超過三千我就去剁手,壓著線幸好沒有超過……)。昨晚碼到一半看見We are Robin#7後坐在電腦前愣了一個多小時之久什麼都沒幹等我回過神就凌晨一點了😂😂😂


感謝閱讀!



评论

热度(2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