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JayTim]A Short Story on a Winter Night (一发完)

——————好暖!!

空中楼阁之住人:

「快把窗户关上,冷死我了。」


Red Robin花了平日里1.5倍的时间兢兢业业地夜巡,回家之后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


Jason Todd aka Redhood 坐在,不,整个人陷在沙发里,双脚交叠着搭在茶几上,怀里抱着一盆薯片。电视里不是他常看的体育新闻,而是用蓝光DVD机播放的电影。他一边目不转睛地看着Gary Oldman拿着冲锋枪扫射,一边抱怨Tim冻着了他。


如果是平时,Tim不讽刺上五句,也要讽刺上三句。但今天他实在打不起这个精神。突如其来的冷空气袭击了整个哥谭,当然也没有放过义警们。而Red Robin——Tim自嘲地想——也许是最先被技术性击倒的那个。尽管在此之前他已经一而再再而三地升级制服的温控系统,但在保暖和减少负重之间总是要找个平衡。更何况即使躯干部分得到了保障,末梢神经,比如手指和脚趾,也总是无可奈何。任何保暖措施在高速移动加直吹冷风(高处往往比地面上还要冷)面前都会败下阵来,靠人体自身的血液循环当然更加不行。


或许还有些遗传上的原因。Tim想。他从小就比别人更怕冷。如果不做义警,还可以说是一个无足轻重的小毛病;然而他的确是一个义警,所以这就给他造成了不大不小的麻烦。每到冬天,他都会发自内心地羡慕Jason的厚外套、手套,乃至脂肪——最后这一项虽然无法强求,却是实实在在的好处。


Tim反手关上窗子。屋里的温度没有平时那么高,他裸露在外的鼻子和下巴并不会因为扑面而来的热气而发痒。他踩着脚跟踢掉了靴子和袜子,摘掉斗篷,扯掉手套,完全不理会它们在地上乱成一团,光着脚踩在地板上。他的脚趾还带着深深的寒意,踏在温暖(对他而言)的地板上甚至缩了一下,然后横冲直撞地穿过房间奔向浴室。


Tim经过沙发的时候Jason刚吞下一片薯片。他舔了舔指尖的盐粒,突然伸出一只手,准确无误地抓住了Tim的手腕,用力朝他的方向拽过去。


多年以来的罗宾训练早已在身体上留下记忆。Tim没想到,也搞不懂Jason毫无预兆的行动。他下意识地把重心放到右脚上,借着Jason拉他的力量,用沙发背做支点,整个身体利落地翻了一个圈——只可惜落地时大失水准,一只脚蹬在了Jason的大腿上,要改变姿势却已经来不及了。他不想踩疼了Jason,只能顺势弯下膝盖,整个人摔下去——他闭上眼睛,做好把脸扎进薯片里的准备。但直到他的额头贴在一个熟悉的物体上,身体被人类的体温包围,预想中薯片糊脸的状况也没有发生。


倒不是说他很想被薯片糊脸,还是洋葱味的——Tim睁开眼睛,首先看到的是两块包裹在T恤之下的、令他羡慕不已的结实胸肌,然后才意识到他正被Jason抱在怀里。Jason的手早已放开他的手腕,转而揽住了他的腰,两人之间的体格差导致Tim的脚趾抵在Jason的小腿上。


「你干什——」


没等Tim说完就又是一阵天旋地转。这次是Jason抱着他转了个圈,或者,把他转了个圈。Jason扭了两下调整姿势,手还在他的腰上,下巴压着他的肩膀。


「你怎么这么硌人。」


不是你把我扯过来的吗,你居然还抱怨。Tim哭笑不得。他挣了两下,没有成功。一是Jason的手臂远比他有力,即使他挣扎也纹丝不动;二是Jason的胸膛正贴着他的背,这个温度太舒服,让他靠上去就不想动。


电视里的Natalie Portman正换着不同的衣服在Jean Reno面前大摆造型。Tim没再说话,他还没有完全从寒冷中恢复过来。他的脚还踩着Jason的小腿,脚掌上逐渐传来温暖的感觉。他这才意识到自己正在用冷冰冰的脚踩着Jason,对方想必也很不好受。


Tim赶紧把脚从Jason身上挪开,用一个不太雅观的姿势叉开双腿踩上地面,打算站起来。然而Jason用比刚才更大的力气箍住他,Tim动也不是不动也不是,只能保持着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姿势。


「放开,我要去洗澡。」Tim吃力地扭着头说,「而且制服上全是土。」


「把你的脚放上来。」


Jason答非所问,Tim毫无办法。既然Jason不肯放他走,也就不能一直紧绷着自己。他把双腿交叠,只把脚踝搭在Jason腿上。


「别叠着脚,你的脚挡住电视了。」


根本没有。而且这部电影你至少看过十次,我就陪你看过六次——Tim腹诽着,但还是把脚放了下来,贴着Jason的腿。


「这还差不多。」


「但我的脚很凉。」


「闭嘴吧。」


Jason一边说一边抓起Tim的手。力度不轻不重,从冷冰冰、泛着红色的指尖直到纹路杂乱的手掌。他用自己的手指撑开Tim的指缝,像给猫剪指甲一样捏住,从上到下按了几回,包括手腕在内,然后用他的手包住Tim的,握成一团。Jason的手温暖而干燥,带着点洋葱味,两个人握在一起的手轻轻搭在Tim胸前,心脏靠下方的位置,微微的压迫感让Tim心跳加速。


不只是心跳加速而已。Tim能感觉到自己的血液都在往脸上涌。虽然Jason看不到,可他多半猜得到,就像Tim猜得到Jason一定在笑一样。但他依然毫无办法,或许又不知所措。他的头脑转得越快,Jason的手掌传来的温度就越明显。Tim索性把重心向后靠,安安分分窝在Jason怀里。只有心跳无法控制,血管在耳朵里轰鸣。


「这就对了。」Jason说,似乎很满意。


「你打算什么时候放开?」


「差不多等Jean Reno死掉吧。」


那岂不是还有很长一段。Tim想着,但也没有拒绝。当最初的面红耳赤过去之后,这个姿势的舒适程度就像泰坦尼克号撞上冰山后进的水,汹涌且不可逆转地朝Tim袭来。Jason也并没有一直抓着他不放,只是手掌覆在Tim手上,到了后来干脆去拿薯片来吃,时不时往Tim嘴里塞几片。


最后他们还是耗到了电影结束。不论看过几次,Tim都不想错过Natalie Portman种下盆栽的镜头。现在反倒是他懒洋洋的不想动——电影、薯片和温暖的(人肉)垫子最能消磨人的意志,更何况Tim在这方面远远算不上坚定——但Jason在他身后推了一把,害他险些摔下去,摇摇晃晃好几下才缓过来。


「快去洗澡。」Jason催促道,站起身收拾起DVD来。


「我刚才就打算洗的,是你拉着我看电影。」Tim反击。他的手脚已经回复如初,灵活得马上可以再夜巡一次——不,最后这句只是个比喻,说着玩的。


「傻鸟。」Jason嗤之以鼻,「上次是谁回来之后直接去洗澡,结果因为水开得太烫,出来手脚肿了半天又呲牙咧嘴半天的?」


这段话里的任何一个字Tim都没法反驳,包括「傻鸟」二字在内。他的脸顿时变得要多红有多红,可能比刚才被Jason抱在怀里时还要红一点。他张了张嘴,发出的只有单音节。


「呃……」


「不要呃,快去洗。」Jason不依不饶地说。


「可是……」Tim用手拍拍身上的制服。「我身上全是土,你身上也脏了。」


他边说边指着Jason的T恤,上面有几个明显是新蹭的黑印。Jason撇了撇嘴,却看到Tim眨了眨眼睛。他的脸很红,但已经不完全是因为害羞和感激。


「那还不容易。」Jason三步两步走到Tim身边,本想搞个突然袭击把对方扛起来,然而抛开了「寒冷」这个负面效应的Tim不吃他这一套。Tim灵活地一闪身,Jason只勾住了他的肩膀。


「一起洗嘛。」Tim帮Jason补完了后半句,并对Jason没能第二次抓到他大为开心。Jason倒是一点都不介意,毕竟他的目的已经达到,不会在细枝末节上纠结过多。


他只是随手关上了房间的灯,决定等到洗澡的时候再和Tim讨论把装备随地乱丢的问题。




—END—

评论

热度(81)

  1. 尔等屁民空中楼阁之住人 转载了此文字
  2. 兔吉空中楼阁之住人 转载了此文字
    ——————好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