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We should go out

Raven:

分级:PG


配对:Jason Todd /Tim Drake


梗概:某一天他们出了趟门。


"早上好啊,无敌大帅哥。"


Jason不清楚自己想要什么。


反正不是大清早哑得像块风化燕麦面包的声音。他迷糊的想,发出一声闷哼后睁开眼睛。天花板的样子不是他熟悉的那种。


安全屋。


卡壳的大脑慢吞吞的生成一个单词。


再努力思考一下后Jason会发现这不仅是自己的安全屋,还是某个他最熟悉的人的房间,天花板看起来和睡前不太一样那是因为他睡得天翻地覆神魂颠倒。现在他的头在床尾,一只脚搭在枕头上。


旁边有个侧对着他的热源体。


"Tim?"他用力眨了眨模糊的双眼企图让视线清晰一点,侧过去支起上身企图从一片恍惚的光影中确认那个安静的人影。 Tim盘腿坐着,脸上架着副歪斜的眼镜,噼里啪啦的敲打着膝盖上的笔记本电脑,屏幕淡蓝色的光映在他镜片底部遮住眼睛,从斜后方Jason看不清他的表情。


"当然是我。不然昨晚和你睡的是谁?"Tim回答。声音沙哑。Jason坐起来把头搭在他的颈窝上一动不动,鼻子蹭着Tim的脖子汲取青年的气息。青年颈后青紫色的痕迹一点一点撬开他的大脑主机,更多词汇逐渐清扫去睡眠带来的昏沉感。


"哇喔。"Jason低声说。热气喷洒在Tim的皮肤上。他抬起一条手臂圈住Tim的肩膀,手指停在喉结上摩擦。"你在谴责我昨晚对这儿太苛刻了?"


青年冷哼一声不可置否。


"现在几点?"


"6点45。"


"哦。"Jason懒洋洋的应了一声。贴着Tim放松身体,恶意的把全身的重量压在青年身上,引来对方一串不满又毫无意义的抱怨。Tim没太搭理他,撑着Jason压过来的上半身背对着他继续捣鼓那台轻薄的电子产品。


大概有时钟分针绕了45度的沉默,Jason百般聊赖的盯着Tim工作了一会便玩弄起他的头发。手指把玩着稍长的发尾绕圈,偶尔插进细软的发间按摩Tim的头皮。从始至终Tim没有任何反对,像只乖巧的猫一样坐在那里放任Jason的所有动作。


像是种享受,享受……慵懒的事后温存。想到这Tim扬起嘴角。


Jason凑过去吻住他上扬的嘴角。腿勾住Tim把他拖倒在床上。他开始用鼻子去磨蹭Tim的脊椎线条,粗糙带茧的掌顺着腹股沟下滑。


"Jason。"Tim出声阻止。一只手稳住笔记本另一只手牢牢抓住那只在自己腰间肆虐的手。该死。腹部,停下。没什么好兴奋的。"现在是早上。"


"你提醒我了。"Jason说。


Tim挑起眉毛。


"正常情况来讲,Timmy。"Jason露出一副受伤小狗的表情,配上睡得乱糟糟的头发,他锤了锤自己的胸口:"这种早上,你应该是靠在我怀里贴着我睡觉,而不是坐在那里写什么该死的任务报告。"


别笑,Tim。一点也不好笑。"想想是谁昨晚把我拖上床的,Jay,我本可以昨晚就写完。"


Jason不依不挠,粗壮的手臂像章鱼一样缠住Tim。"你不能让你男朋友看着你在第二天早上浑身吻痕的在写报告,你就是不行。"


"闭嘴。"Tim脸庞通红,用力拍了下Jason的大腿,全力。惹得后者嗷的痛呼出声。


"停下,不许再闹了,Jason。"他的语气听起来真的像是对待调皮的狗狗,Jason差点以为Tim要吐着舌头拍他的脑袋骂着"坏狗狗"了。


但是不。没人能从红头罩手里抢走睡觉用的等身抱枕,就算是抱枕自己也不行。


同样的Tim也不。


再一次推开Jason修长的四肢,(老天啊,他什么时候和Dick分享了抱抱课堂?)Tim忍无可忍的揪起Jason的领子气鼓鼓的吻上去,啃了下Jason的嘴角后撑起身子正打算抽离开,Jason宽厚的手掌却不知什么时候扣在了他的脖子上压下他加深这个吻,拇指按压着Tim耳朵后的一小块皮肤像是在安抚,抱着Tim重新摔回到床上。


"现在你得到你想要的了。"Tim气喘吁吁的说。手按在Jason的胸口拉开距离。"可以放我去写报告了吗?"


"还不行,小鸟。"Jason深邃的蓝眼睛盯着Tim,扬起了嘴角。"继续做点什么,昨晚那种就很不错。"


"老天啊,Jason。你是在我不知道的梦里看小黄书吗?"Tim翻了个白眼,拧了一把Jason的胳膊。趁他的哥哥因痛松手的瞬间像条鱼似的从他怀里钻出去,并且在那张蠢兮兮的金毛脸再一次贴过来时用手挡住对方的嘴巴。


不,手上传来温度一点也不想让Tim贴上去,一点也不。


Tim叹了口气,Jason在扮演烦人的哥哥这点上还真是有模有样,他敢打赌,抱抱委员会会长Dick在看到这样的Jason后一定会感动得痛哭流涕,一定会。


或许我该拍照留念。


Tim看着挂在自己腰上的哥哥,生无可恋的想。同时用同样生无可恋的语调说到:"要知道,Jason。如果你让我写完我的报告,也许我们还有时间再睡个回笼觉。"他还挂着两个黑眼圈呢,上帝。


"我看看,"Tim偏过头去仿佛是要确认般看了一眼笔记本的屏幕。"大概还有百分之四十,你就让我写完这个,然后我会陪你再睡一觉。"


"就像你说的,靠在你怀里,贴着你睡觉。"Tim顺着Jason的意思说。而后者只是一只手撑起头,挑眉看着他。


"拜托,Jay。就十分钟。"Tim放缓语气,"拜托。"


Jason满意的笑了一声,后仰着把自己摔回床里,挪了两下把身子摆正后扯上毯子,"我会看钟的,小鸟,要是你十分钟后不在这——"他拍了拍自己身旁的位置示意,"我就踹你屁股。"说罢示威似的伸出脚,踢了踢床尾的Tim。


该死的,有没有人告诉过他Jason Todd很烦人?


Tim想捏鼻梁,但是他办不到,因为他空不出手,正在加快手上的打字速度呢。


当Jason在不太熟练的使用Tim的厨房做早餐(不如说是下午茶,老天,他们真能睡)时,Tim以一种超脱生死的力度用力将头锤在Jason的后背,然后就这么贴着,不动了。


请观赏哥谭市有名特产咖啡因缺失患者Tim Drake版树袋熊,仅此一只,凡人不得随意投喂。


"好——吧。"Jason平静的接受了,仿佛那用上浑身力度的头棰都不算事。"看我抓到了什么,一只从窝里掉下来的小鸟。Tim,咖啡在桌子上,杯子就放在咖啡壶旁边,你的是左边那个,倒咖啡
时小心烫到手。上帝,再告诉我一遍我不是你妈咪或者蝙蝠爸爸或者蓝鸟哥哥?现在快去,你个该死的瘾君子。"


闻言Tim挪开他高贵的脑袋,摇摇晃晃的走到桌边后又把头磕在桌子上。两手胡乱的在桌上摸索了一会,最终准确无误的捞过杯子和咖啡壶给自己添了一杯还在冒热气的咖啡。


但是他忘记加奶精和方糖了,算了。Jason翻了个白眼,拿起两块方糖在杯沿敲了敲,向Tim表示他没有趁Tim埋首桌面时企图让他血糖超标,然后把方糖丢进杯子里。顺便把一盘只有两片培根,加量莴苣卷心菜苜蓿芽和洋葱丝,就连千岛酱和起司丝都减半的墨西哥玉米卷放到Tim的面前。


讨厌的草食动物和三高恐惧者。


他大可以不去理Tim对素食的钟爱,但要是Jason这么做,那么迎接他的即将是一整天都气呼呼并且逐步转向阴沉沉的Tim。他不喜欢高热量的早晨,蔬菜,只要蔬菜。


自己这份则是鸡脯肉和培根一样不落,甚至加上个人喜好的一根热狗。Jason咬了一口,满足的发出声音。他太佩服自己的厨艺了。


Tim从报纸里抬起视线,恰好看见Jason把最后一个碟子用强迫症的方式擦好放回架上,然后就着围裙擦了擦手。红头罩系着围裙洗碟子的样子真没那么容易见到。


"你来告诉我今天是多少号,鸟宝。"


"呃。"Tim算了一下,眉头紧蹙。三天前不间断的编程马拉松早就吞掉了他的日期观念,所以合掌,他不知道。


像是接收到了疑问信号,Jason走过来用手指亲昵的弹了一下Tim的额头:"12月31,天才。你是真的不知道为什么我要跑来找你?"


噢,谢谢你大脑,现在重启晚了。这就解释得通为什么。伟大的联邦假期万岁。


"嗷。"Tim吃痛的捂住额头,瞪了他哥哥一眼,后者极其无辜又邪恶的笑着,这个混蛋。


"你真该看看我从电子废墟里把你刨出来的样子。"Jason耸肩。


"所以你是来接我回家的?"Tim晃着脑袋,"话说家?哪个家?你的我的?可我们现在就在我家……还是说庄园?不对,如果是庄园,来的应该是Nightwing。"ugh——Nightwing的抱抱。没人喜欢,也许恶魔小鬼喜欢。管他呢。


"你找到答案了。"Jason翻了个白眼,他的小弟有时候真不像其他人夸的那样聪明,不在制服mode的他灵魂深处简直住了一个中年大汉和学龄前儿童。Tim咕哝一声,正打算开始重新获取报纸上的信息,整个人突然就被拽着后领提起来,Jason就像拎小鸡一样把他从沙发上剥离。


"嘿!这是怎样?"他不满的问。


"我们得出去,无敌宅男。"Jason摇了摇他,Tim差点咬他一口,"采购,你的冰箱几乎不剩什么。……我想想,嗯,也许只剩两个鸡蛋?不管怎样,你不许再继续待在这里发霉,就是不许。"





Tim发誓他再也不要和Jason扯上什么关系,绝不。


即使这个发誓只持续10分钟,不,也许更短,但是他真的太讨厌Jason了。至少现在是的,两分钟后不知道。


酸奶,鲜奶油,千岛酱,卷心菜,胡萝卜,生牛排(拜托,没人会知道怎么弄好吗),即食火腿,玉米沙拉……见鬼,这些都是什么个鬼东西。除开千岛酱,全是他喜欢吃的。目的要不要这么明显。


停下,胸口,别泛暖意,你一点也不感动,你也不喜欢千岛酱,蛋黄酱更好点。


"今天我有没有说过我讨厌死你了?"Tim抱着大包小包的纸袋挤在人群中,肩膀一抖企图把搭在上面的那只大手抖下去,然而都是徒劳,Jason的手依旧牢牢的锁住他的动作。


"我也爱你,鸟宝宝。"Jason大笑着回答。接着就被Tim负重累累的手捅了下肚子。嗷,靠,一点也不痛,该死。


"我们非得来市中心这块采购吗?"Tim瞪着Jason,对身边挤攘而过的大波人群感到头昏脑涨,老天啊。他很想打个手势,无奈手里被大包小包填得满满的,"我是说,这离那个安全屋并不算太近?"当然不只是不太近的程度,远爆了好吗。


"我不熟这里。"Jason耸着肩,大言不惭道。骗子。


Tim想告诉Jason让他滚,随便什么。但是还是算了,毕竟他那么爱他,就算他的哥哥是那么臭不要脸。所以他只能说,"难道我没告诉过你最近的超市吗?我没有吗?"


"如果你说的是一个街区开外的那个,那不算。我只知道这里有。"Jason打了个响指,看着Tim邪恶的笑起来,"我说了,Timbo,我不熟这里。"


这个混蛋。


Tim咬牙切齿。


"好吧,不熟这里先生。"Tim把一个袋子递给Jason拿着,"那么你可以告诉我为什么我们还不回去吗?在这——?"他环顾四周,就连眼角都满是茫茫人海"我不明白,我们早就结束购物了,嗯?"


Jason暗暗笑,冲着Tim势在必得的挑起了眉毛,说真的,Tim不知道那是什么意思。"噢,你永远想不到我能给你怎样的惊喜,来吧小弟,首先让我们找点吃的,一桶爆米花可填不满我的胃。(没错,他们就是在采购完后去看了场电影,就是那么蠢。)我看那边的麦当劳就不错。"当然不错,这样你就能欣赏到哥谭义警红罗宾为阻止他的哥哥胆固醇超标而进行的长篇演讲。


在看着Jason吞下又一口芝士牛肉汉堡后,Tim咽了咽口水咬住自己的吸管,他特别想再重复一遍胆固醇的问题,但是这么做真的没什么意义。


不为什么,因为Jason就是Jason。


Tim小声嘟囔一句后闭上了嘴,专心去解决自己的果汁。期间他偷偷往他哥哥那边瞟了几眼,Jason一边吃着他的汉堡一边埋首于手机屏幕,看不出来再想什么。Tim突然就觉得他帅爆了,虽然他一直都很帅。


"想看就看吧,鸟宝宝。你一定在想我帅爆了,是不是?"他到底是怎么知道的??还有不许笑,认真的,Timbo,这不好笑,一点也不。


"闭嘴。"Tim觉得自己的耳根有点发烫,他的手指局促的敲了敲桌面,"我们要坐到什么时候?"他抬手看了下手表,采购完之后Jason非扯着他去看了部不怎么有趣的电影,他敢打赌,那绝对是Jason毫无策划的心血来潮,毕竟电影开始后的半个小时Jason就因为自己选的电影打盹了。话说回来带着一堆东西去买票真够蠢的,谢天谢地电影院有储物柜。


手表上的指针早就超过了23点——如果他们选的不是麦当劳,随便一家蛋糕店或咖啡店都能把他们扫地出门。Tim开始怀疑Jason是不是故意的了,同时百分百的确定,他是。


"告诉我大红,你到底在计划什么?"Tim放下杯子紧盯着Jason,企图通过视线让他的哥哥露出一丝顾虑,然后他就可以顺着细缝深入挖掘,最终让Jason的阴谋暴露在阳光之下,呃,也许没有阳光,不,这些都不算事,重要的是:


"你是这样看我的吗?小红?我敢说我是家里最单纯的一个了。"闭嘴,骗子。骗子兄弟指了指心脏的位置,扯起一个胸有成竹的微笑。


"原谅我,因为你是Jason。"Tim叹了口气陈述到,他们都清楚这句话有多少分量的嘲讽,一如既往的红罗宾式宣告,等同于:你已经死了。伟大的红罗宾看透你了。


"不过也差不多了。"Jason没头没脑的挑起话题。然后伸了个懒腰,揉了揉下巴看向窗外(他们坐在靠窗的位置呢),朝外头努了努嘴示意,Tim疑惑的别过脑袋看过去,然后——


嘭!


先是第一团烟火的炸裂,接着是第二团,第三团,最后数不清的烟火在夜幕和霓虹灯的光影中迸发 ,末端的火星与下一团升天的烟火交融,接连形成一大片的五彩缤纷铺满整个夜空。Tim从烟火的间隙中窥见那块正对着他们位置的硕大的LED电子屏幕:


新年倒计时。


他再也忍不住噗嗤一声笑出来,用力的拍了下Jason的肩膀:"什么?这就是你最能想到的惊喜吗?"好吧,他这回承认胸口的确挺暖的,但是他不会和Jason说的,见鬼。


Jason咬了口汉堡,佯装生气的哼哼:"我能说什么,你爱我Timmy,就算你哥哥是个老土的上个世纪怪胎,遗留生物,白垩纪古细菌,随便啦。"


"我讨厌你Jason。"Tim笑得有点停不下来,他一只手扶着桌子,另一只手捶打着Jason的背,"老天啊,为什么你这么讨人厌?"


"时间就要到了。"Jason扯过Tim的手,正对着那双湛蓝的眼睛,有那么好笑吗?Tim?用粗糙低哑的声音说道:"来个吻怎么样?"那眼神似乎在说:来嘛小红鸟,没有比这更好的时候了,来嘛。


"绝不。"Jason一瞬间愣住了,仿佛Tim一生只拒绝他一次。


"不好意思?"


"绝不!"Tim笑得更欢了,扯过他哥哥的领子就把自己的嘴贴上去,他的脸颊发烫,心脏快要脱离胸腔,但是他确信此刻不存在比亲吻更重要的事了。


Fin.


————————————


一个小短打,拖拖拉拉写了那么久。都没赶得上元旦。高温把我烧成了一坨棉花糖,过程相当走心,我都不懂我在干嘛。感谢包容着看到这里的各位。


依旧是60分的题目【烟火&跨年倒数】

评论

热度(75)

  1. 兔吉Raven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