兔吉

欧美/美漫/DC/漫威/绿红三代都吃/超蝙/Jaytim/黑白(电影)

[DC] Whatever You Like (Jason/Tim)

Backlighting:

Summary:熱戀中的人們總是不聽勸告。


Note:給@若者のすべて toi桑的交換點文 (♡˙︶˙♡) 太久沒有寫傻白甜,手滑摻了太多糖,通篇過甜,請注意。




1


Roy懊惱地呻吟。他射出去的箭像是撞到緩衝墊一樣被反彈減速,綠幽幽的變形怪蠕動了應該是頭部的位置,張開嘴一口將箭矢吞進了進去。


箭矢在怪物半透明的身體裡被黏液慢慢分解,Roy舉起弓擋在胸前,滿臉嫌惡地說道:“噁。我處理不了這個,我寧願一頭撞死也不想要被綠鼻涕融解。”


Jason嘖了一聲,舉起雙槍朝變形怪掃射。飛快的子彈穿過怪物的身體,Jason感覺這根本像是往果凍上打篩子。


他身上的黏液能腐蝕所有接觸到的東西。幸好這個噁心的大傢伙行動緩慢,他們可無法對付快速移動的大型酸液怪。想像一下健步如飛的成群喪屍,張開血盆大口朝你撲來,那只有在《Left 4 Dead 2》*裡頭會出現。


這毫無疑問是一場令人頭疼卻又熱血的戰鬥。除了Roy不斷強調他多厭惡黏答答的液體,還時不時發出女孩兒看到蟑螂的尖叫聲。Jason簡直想把槍口轉向Roy的嘴然後把他轟個稀巴爛。


Jason的手機在槍聲間隙唱起歌來的時候,Roy吹了一聲非常響亮的口哨。


Jason將其中一支發燙的手槍收進腰間的槍套裡,好讓他能空出手來接Tim打來的電話。平時只需按下一個鈕就能連接上頭盔內建的通話系統,要不是他的頭罩正在維修,他絕不會給Roy機會嘲笑他為Tim設置的專屬鈴聲。


“嘿,寶寶。怎麼了?”Jason接通了電話,單手甩著槍掩護身後的Roy搗鼓小型炸彈。Roy用假音接續鈴聲哼著Anya Marina的《Whatever You Like》*,Jason不做批判,但Roy的表情搭配上歌詞實在太猥瑣了。


“Jay……”Tim的聲音聽起來不太對勁,他的靈魂像是被抽空了。“我在想視線模糊究竟是因為用眼過度還是血糖過低。”


Jason扣板機的動作停頓了一下,“你有吃午餐嗎?”早晨七點他吵醒Tim吃早餐後,趕羊似的把對方送進書房工作,那些文件堆出的高度跟肆意增長的雜草沒有什麼兩樣。


“沒有。”話筒另一端傳來Tim欺負泰迪熊的聲音。


Tim把無辜的小熊們砸進柔軟的棉被裡,握拳往大熊的肚子上一通亂打。根據Jason的經驗,這可不是什麼好的現象,因為Tim愛慘了那些熊熊。雖然這樣的愛還不夠讓Tim提起主動整理牠們的興致。


“傻鳥,現在都傍晚了。你會餓死的。”


“不,我不會。”Tim一本正經,“一般狀況下肝糖可以支援二十四小時的能量消耗,之後還有脂肪酸能撐兩到三天。”


“我現在回家大概要四十分鐘。”Jason說道,而Roy突然停止了歌唱。“你想吃什麼?我順路帶回去。”


“隨便都好,只要是我喜歡的那些。”


Jason掛掉電話的時候剛好用盡了子彈。他敲掉空彈匣,朝一臉錯愕的Roy擺出了“夥計,你聽到了,就是這樣”的表情。


“你在開玩笑嗎?現在?”Roy不敢置信的問道,聲調拉得比剛剛的尖叫還要高。


“我相信你能搞定的,只不過是……果凍。”Jason把手上的槍收了起來,上下拍打著夾克尋找摩托車的鑰匙。


“會吃人的果凍!Jaybird!”Jason聳肩,Roy氣急敗壞地繼續吼道:“你不能因為你男朋友肚子餓就拋下隊友送死!Jason!”


“Jason Todd!你會寵壞他的!”


最後Roy差點沒忍住把製作好的炸彈扔向Jason和他的摩托車屁股。


為了保住他的小命,Roy決定事後再好好勸勸他的兄弟。




2


Damian露出比吃進了前陣子Dick買回來的鼻涕味Bertie Bott’s軟糖*還要詭異的表情時,Jason幾乎忍不住想問他你到底有什麼毛病。


但是Damian在Jason開口前跳下沙發,用一種看透世事的眼神瞟了一眼Jason和睡在Jason腿上的Tim後,靜靜地夾著書走開了。


就算Damian是個特別怪異的十歲小孩,他也不該擁有那種眼神。Jason還沒來得及思考Damian究竟是怎麼一回事,圖書室門口處傳來了奇怪的氣音。


Jason扭過頭看見Dick鬼鬼祟祟地從門框後探出頭,用誇張的嘴型讀他的名字還朝他招手。Jason同樣以無聲的唇語回覆Dick。


“幹嘛?”


“Jason,出來。”


“我不能。Tim在午睡。”


“就是因為這樣!快出來!”


Dick的表情像是Jason再不出去他就要衝進來了,Jason無奈地翻白眼。


他用手扶住Tim的頭輕輕地抽身離開,順手往Tim的後腦勺下塞了一個抱枕。被打擾睡眠的Tim緊閉雙眼,看起來有點不舒服。Jason輕吻Tim皺起的眉間,輕聲哄他繼續休息。


Jason幾乎是瞪著Dick和他一同走到樓梯間的,雖然他很久沒看過自家大哥的臉上出現這種認真的表情了。


“Jason。作為一個過來人,我有很重要的忠告要給你。”Dick試圖用肢體語言平復Jason的不耐煩。


“我知道你和Tim,呃,正在熱戀。但是你不能太——這樣說好了,當你的另一半認為你贊同了‘只要他喜歡沒有什麼不可以’的時候,你將會無法收拾那個後果。”Dick又強調,“徹底的!”


Jason不曉得為什麼Dick談論他的經驗的時候像是在警告他世界末日再沒多久就會來臨了。他開始懷疑是不是Alfred積怨已久,往成天在大宅爭吵不休的Dick和Damian的飯菜裡偷偷摻了無色無味的藥,這樣就能合理解釋為何Damian和Dick都表現得如此奇怪。


“Dickie Bird。我不是沒有談過戀愛。” 


“我當然知道!只是你得同意你和Tim與之前你和其他人是完全不一樣的。”Dick的面部表情比任何一個Jason看過的演員都還要豐富。等到哪天他們失業再也不用把自己塞進緊身衣裡之後,或許Dick能認真考慮演藝事業。


“當然。”Jason挑眉。Tim是獨一無二的。“你說完了?現在我得回去書房,鳥寶寶已經好幾天沒有睡好了。”


Dick本來對此事抱持著堅決不放棄的想法,但他放棄了。他不該嘗試勸說他熱戀中的弟弟。


Dick目送Jason離開的表情像是送行他踏上了一條不歸路。


Damian從樓下走了上來,他抱著書站在台階上,嚴肅地問道:“Grayson,你成功了嗎?”


“沒有。”Dick沮喪地搖頭。而Damian看起來想徒手撕毀那本精裝書。


他們將會得到一個被徹底寵壞的Tim。Dick把臉埋進手心裡。老天,他連想像的勇氣都沒有。




3


平時坐在後座的Tim會摟著Jason的腰,下巴倚靠在他的肩膀上和他聊天。但今天Tim異常安靜,他懶洋洋地趴在Jason的背上。


交通號誌轉紅,Jason緩緩按下剎車,蹬出右腳穩住車身。他調整了身體的角度讓Tim能在他背上待得更舒服。


Jason不由得感到後悔,他想到出門前Tim露出的疲態。或許他不該把Tim從沙發上挖起來讓他逛超市。


見紅燈轉綠,Jason重新催動油門。


Tim環抱在他腰間的手悄悄從衣服下擺探了進來,冰冷的手指觸碰到皮膚時Jason忍不住顫抖。第一個竄進Jason腦中的想法是Tim又忘記戴手套,他專心於駕駛,沒有想得太多。直到Tim的指腹順著他肌理的紋路劃過並一路往下,Jason差點沒有控制住轉動油門的力道。


“Tim。”他驚慌地喊了對方的名字,語氣幾分警告。


手指在牛仔褲的褲頭上方剎住了。Jason從風聲中捕捉到Tim輕聲的回應,他才剛呼了口氣,安定下的情緒馬上又被懸吊了起來。Tim帶著一層薄繭的手指跳舞似地在他的肚臍處打轉,搔癢的感覺讓Jason緊張地咽了一口唾沫。


“如果你不想明天早晨的頭條是Timothy Drake-Wayne因車禍住院,現在就停下動作,鳥寶寶。”


Tim伸展手指,將手掌覆蓋在Jason的腹部上來回撫摸。


“可是我很冷。”Tim義正嚴詞地說,但Jason聽出了被他藏起來的竊喜,Tim心裡的小人八成正抱著肚子瘋狂大笑。Jason隨即了解過來這個小混蛋是故意把手套忘記在玄關櫃子上的,他只是想要報復Jason在難得的休假日把他拖出家門。


“這很危險。”


“我相信我的跳車技巧。”


Jason發出的警告在Tim歌唱般的說話節奏下全然敗退。他用深呼吸保持快斷線的理智,然後絕望地發現這根本一點幫助都沒有。


Tim完全不把他的話當一回事。在一片混亂中苟延殘喘的理智冷靜地告訴他,Jason不該對Roy的抱怨以及Dick的建議左耳進右耳出。甚至是Damian的眼神。Jason在這一刻想明白了,他原本將之解讀成“我真是受夠你們了”但真正的涵義其實是“Todd你看著辦吧。”


得慶幸的是他選擇的路段沒有其他的行人,因為再之後Tim的手幾乎越過整件棉衫。Jason簡直快瘋了。眼見連他的胸肌都要淪陷,紅燈終於及時到來。


Jason從沒有那麼感謝過紅燈。他把Tim的爪子從自己的衣服裡拽了出來,轉過頭擺出最凶狠的表情瞪視著Tim。


Jason沒有說話,某部分的他已經放棄用言語警告Tim了。


Tim也沒有。他掀開安全帽的擋風板,對著Jason眨了眨在夜晚中一樣明亮的湛藍色眼睛,然後噘起嘴隔空親吻了Jason。


瞬間,Jason感覺到所有部分的他都舉白旗投降了。


讓那些警告都該死的見鬼去吧。


 


4


Tim整個人陷進鳥巢沙發*裏面,五顏六色的蛋完全埋住了他。


從Jason的角度只看得見Tim跨在蛋頂上的結實小腿,還有一隻看起來因為被帶進了鳥巢中而顯得特別傻的泰迪熊。


Jason撐著門框,“寶寶,希望你還記得前天答應今晚要和我一起去超市。”


“我有嗎?”Tim的聲音從鳥巢底部傳了出來,語氣像是聽見Jason清醒著說夢話。


Jason冷靜地掏出口袋的手機,他輕輕點擊屏幕上的播放鍵。


“Jay!現在不行,我後天再陪你去。”智能手機的喇叭清晰地還原了Tim的聲音。


Tim掙扎著從蛋堆中爬起來,因為過於激動又摔回了鳥巢裡頭。他氣呼呼地抱著泰迪,表情像是Jason剛剛搶走他的小熊又暴揍了他一頓。


Jason在空中比劃Tim翹起來的瀏海,“你想要整理一下頭髮再出門嗎?”


他就特別喜歡看Tim啞口無言的樣子。


 


5


在Tim用水沾濕瀏海卻發現徒勞無用之後,他自暴自棄地套上了毛線帽和Jason出門。


其實超市離他們住的地方只有幾個街區遠,是適合晚飯後散步的距離。出門前Jason確實地幫Tim戴上了手套,這次他沒有妥協以摩托車代步。他很願意Tim主動挑逗他,但絕對不是在行駛中的摩托上。


Jason雙手都提著袋子,裡面裝滿了夠他們吃上兩周的食材以及毫無營養價值的零食。他根據Tim挑選的食材下廚,因而開發出許多口味新奇的美味料理。並且他們從不爭論哪一種玉米片比較令人欲罷不能,而是直接把它們各自愛吃的口味從架上掃進購物車裡。


Tim走在他前面,毛線帽頂端的毛球隨著他的動作上下晃動。


這樣很好


Jason享受這樣的夜晚。沒有紅頭罩和紅羅賓,沒有可能威脅到生命卻必須要他們處理的破事。只有Jason Todd和Tim Drake。Jason有時候甚至會忘記他們也是生活在Gotham的平凡市民。


前方的人行道路口向左轉彎後離他們的住處只剩幾百公尺。Tim沒有等他,Jason加快腳步跟了上去,卻錯愕地發現Tim的背影消失了。


難道這幾秒內Tim以百米衝刺的速度跑回了家,Jason有些好笑的想。突然有人從後方拍了他的肩膀,Jason肯定了這絕對是Tim在惡作劇。


他一邊轉身一邊開口說道:“這樣一點都——”不好玩。


Tim微涼的鼻尖撞到了他的,嘴唇上柔軟的觸感讓Jason立即噤了聲。


Tim踮起腳,捧著Jason的臉頰固定住他的頭部,動作幾乎霸道。Tim探出舌尖舔過Jason微張的雙唇。他們倆誰都沒有閉上眼。Jason看見Tim的長睫毛細微地顫抖,眼神挑逗又純真。


Jason的腦袋重新運轉,他低下頭向前傾身,讓Tim能更順利的吻他。他嘗到了一絲甜味,那是結帳時Tim抓進購物車裡的水果軟糖的味道。


他正打算放下手中的袋子加深這個突如其來的親吻時,Tim鬆開了他。


“怎麼樣?” Tim舔了舔唇,臉頰帶著紅暈,得逞的笑容更像一隻偷腥的貓。


“能繼續的話就更好了。”Jason裝作不滿地挑眉。Tim皺起鼻子,上前搶過他手上其中一個購物袋。


 “我聽見你和Roy的電話了,說你不該把我寵壞。”Tim用右手勾住Jason空出的左手,視線飄忽不定。


Jason明白這表示Tim正為此感到緊張。


他不在乎他是不是把Tim寵壞了。Jason曾經死過一次,第二次的人生顯得特別可貴。而在這樣有限的人生裡,他只想要Tim盡可能的開心。Tim的腦袋裡總是裝著過多的煩惱,他希望Tim露出笑容的時間多過為其他事情愁眉苦臉的時候。


他們並肩而行,腳步放得很慢。今晚的天氣很好,能看見星星在夜空上閃爍。雖然這樣的可能性趨近於零,但Jason還是不禁想到如果Tim要求他摘下星星或月亮,他會怎麼做。


或許他會找一個不常使用的安全屋,把牆壁和天花板都漆成非常深的藍黑色。用特製的燈裝飾房間,保麗龍球加上一些螢光染料能作為星星黏在天花板上。然後找個梯子,讓Tim能爬上去親手摘下星星。


Tim注意到Jason的視線,他抬起頭與Jason一同仰望著夜空。


Jason知道Tim嘴角彎起的弧度代表他猜中了他剛剛的想法。他伸出手,指著一顆特別明亮的星星,配合地演出,“你能為我摘下它嗎?”


Jason勾緊Tim的手臂,在他額邊落下一吻。


“隨你喜歡。”


 


Fin.




註解


1《Left 4 Dead 2》:以喪屍為主題的恐怖生存類遊戲,裡頭的喪屍行動一點也不遲緩,各個像嗑了亢奮劑一樣能快速衝刺。


2《Whatever You Like》由Anya Marina演唱的版本:好聽。可以查查歌詞感受一下……污。


3 Bertie Bott's Every Flavour Beans:柏蒂全口味豆子,出自小說Harry Potter。有一些奇怪口味的軟糖,比如青草、嘔吐物、耳屎和鼻屎口味。


4 鳥巢沙發:網路上能找到圖,不過大概長這樣




最近天氣寒冷請大家注意保暖♥ 一如往常的感謝閱讀~^^



评论

热度(171)